「雲的故鄉-遲延五十年的畢業紀念專刊」執行編輯鄭重聲明:

—— 陳 東 元 2019年11月22日 ——

 

聖經上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天道酬勤,我不是神,更不是上帝,能力有限,對大元山只求盡心盡力,能做多少算多少。

心靈有家,生命才有路。人生曲折,淡而處之,勿忘初心,勿忘心安。

盡己之力,貢獻所長。

唯願 ——

1、所有文獻資料及旅遊文宣應將翠峰湖及山毛櫸步道恢復為大元山範圍,恢復林業歷史的名分。

2、林業開發造成不少傷亡以及山林嚴重破壞,羅東林區管理處應每年祭祀山神、湖神並告慰傷亡員工英靈。

3、羅東林區管理處應在翠峰湖立碑,將當年所有大元山員工鐫刻在碑上,並成立大元山林場文物展示館介紹開發史料。

2019年10月下旬獲悉羅東林區管理處即將推出「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二周年紀念特展」,展出照片由大元國小校友提供,為了不讓校友懷疑本人對照片智慧財產權立場的置疑。

2019年10月29日發出給校友第一封信函

敬愛的校友:

對李有權校長始終懷著感恩的心,因此才會動念為大元國小編輯畢業五十年後的專刊,期間獲得大家撰文及提供照片協助,更感激游愛珠的免費印刷,終於能夠在校長八十八歲壽誕時順利出刊。一則以獻壽,再則讓當年貧困在大元國小就讀的我們,求學歲月留下酸甜苦辣回憶的碎片重新拼回去。因為它給我們留下了太多太多美好的回憶,我們都是在它的懷抱裡長大。常言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五世修得同窗讀。」我珍惜著大元國小同窗共讀的生活。而今日在我耳順之年,又抱持著一個願望,希望羅東林區管理處在翠峰湖設立文物展覽館,以宣示大元山林場存在的事實,也主張山毛櫸步道應回歸原屬的大元山林場。但迄今,羅東林區管理處似乎無視於「大元人」的渴盼與呼喊,似仍執意以大元山林場為「大元山分場」之名,而翠峰湖、山毛櫸步道仍保持現狀。

據聞邇來,羅東林區管理處即將推出「大元山特展」,展出照片由部分老師及校友提供,因此「大元人」已經失去先機恢復大元山林場名分及讓翠峰湖、山毛櫸步道的回歸。羅東林區管理處舉辦「大元山特展」,展覽是短暫的,觀展的人也有限,更令人擔憂的是資料與史實的不吻,爾後官方政府機關據此將大元山永遠視為分場,位階永遠在太平山林場之下,翠峰湖與山毛櫸步道屬於太平山林場,永遠無法回歸大元山林場懷抱,大元山林場永遠失去在林業史中應有的地位。

感謝大部分校友的長期支持與鼓勵,編輯專刊時校友提供經本人修護的照片,仍會本著保護智慧財產權的精神不會輕易外流,如發現大元山的圖片出現在其它場合,絕非本人所為。因為手中持有的這些照片,或許是唯一可以讓消失40多年的大元山林場之名重現,可以讓翠峰湖重回大元山林場懷抱。而我也期盼羅東林區管理處仍能感受到「大元人」愛大元山的心。

新世代屬無遠弗屆的雲端網路,網路世界雖寂靜無聲,但其影響卻是「滴水穿石」的讓世人快速知曉,「大元山翠峰湖網站」每日大量的蜂擁瀏覽人數數據很是驚人。大元人的毅力與堅持,永不放棄拚搏努力的精神,會讓大元山林場之名不會消失的,山中傳奇更會讓世人傳頌。

歡迎校友進入「大元山翠峰湖網站」,會發現比其他林場呈現的資料齊全豐富,在這裡可以找到曾經住過的家,曾經就讀的小學校址,曾經走過的山路,更可以據以告訴子孫發生在深山種種的故事。

「大元山翠峰湖」網站:http://www.taiwanland.tw/06Dah-yuan/index.html

陳東元  敬上  

信函發出後,多位校友來電或來函訊問打氣,有位知我甚深的學妹2019年10月31日 下午 02:46來函鼓勵。

學長

前些日子文章有傳這篇文章於大元國小的群組裏,我很感佩學長的理念和堅持,您真的辛苦了!可是好像有少數人有點誤解您的用意,我很希望您可以參加大元國小的活動,畢竟我們都是大元人,多互動才能多了解,才能糾合群力,共同為大元山做些事,不然,我們逐漸老了,還有誰有留下記憶,才能做出完整的紀錄。這是我的淺見,請不要見怪!

學妺 敬啟  

2019年11月10日上午給校友發出第二封信函

敬愛的校友:

專刊出版後10多年來,我堅持的目標想在當前極有限的夾縫中尋求為大元山恢復名分的可能。

雖然許多校友不諒解我何以如此的執著堅持,但也得到不少學弟妹的鼓勵,前所發出的信函後,多位校友來電或來函詢問打氣,尤其在身心俱疲時接到某位學妹2019年10月31日來函:「我很感佩學長的理念和堅持,您真的辛苦了!可是好像有少數人有點誤解您的用意,我很希望您可以參加大元國小的活動,畢竟我們都是大元人,多互動才能多瞭解,才能糾合群力,共同為大元山做些事,不然,我們逐漸老了,還有誰有留下記憶,才能做出完整的紀錄。這是我的淺見,請不要見怪!」

雖然內心一陣悸動,但我不是神,更不是上帝,能力有限,對大元山只求盡心盡力,能做多少算多少。

當大元山林場被除名,翠峰湖與山毛櫸步道歸屬於太平山林場,大元山林場失去在林業史中應有的地位。 官方的相關檔案和照片的有利物證幾乎無法取得的今日,唯一的一線希望可以讓消失40多年的大元山林場重現,可以讓翠峰湖、山毛櫸步道重回大元山林場的懷抱,只有我手中所持有的這些照片,是唯一可以讓羅東林區管理處說真話見到歷史真相的利器。

我定不負多數校友的重託:「編輯專刊時校友提供經本人修護的照片,仍會本著保護智慧財產權的精神不會輕易外流,堅定保護照片持有人的權益。」聖經上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但在當前窮一己之力,有如螳臂擋車,此接力賽只有靠各位校友了。

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將李有權校長以及大元國小老師愛心照料學童為大元的我們偉大事蹟廣被讓後世知曉。以「滴水穿石」方式在網路發聲,「寧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希望再也不要受到校友誤解我是不理性的人,或羅東林區管理處的需索照片的干擾,閑雲野鶴,無拘無束瀟灑優遊的度餘生。

陳東元  敬上  

因接到校友仲敖姊的來信,信中言及有所需要澄清說明,並經其同意將其信函公諸大元校友。

東元 :

11月6日於羅東林管處參加「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二周年紀念特展」開展籌備會議,會中呂老師發言提到:「為撰雲的故鄉專刊期間,你提出索取電腦有損及編撰所需花費,也談及照片的智慧財產權疑慮」,而她曾為此張羅拿出款項一事,令我十分訝異。以我對你的了解及對金錢物質的價值觀有違。回來後曾電話連絡你,但未能聯繫上,因近日外務瑣事及開會事繁多,故提筆寫此信。之前也曾為參與審查羅東林區管理處「大元山林業發展史調查與研究計畫」案中有關訪問稿中師生所談內容,因時隔久遠,恐記憶有落差,何況訪談對象未必是真正了解的當事人,而影響正確之史實,請你協助了解其正確性。而此次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二周年紀念特展,更關係著大元山之名位。我們要為歷史負責,更為了不使外人覺得,為何大元國小的師生何以在會場有此說法,希望你能說明,以釋大元國小校友之疑。我深知你自從為編撰雲的故鄉專刊期間飽受不瞭解的校友誤解,你厭惡於人們「大都熱衷於名利,縈心於社會問題、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沒有注意身邊瑣事」,但你忽略了曾參殺人謠言的可怕。你心心感念的是愛珠校友完全免費的印製專刊,但很多校友卻不知,只知莊平山會長出資製作聚會校服,更不知因愛珠校友完全免費的印製專刊,才得以校友繳交500元除了餐費、校服並人手擁有一本專刊後而有些許活動結餘款,凡此總總,只因為你一向「只做你認為有意義且正確的事」,你不在意於人言之可畏,一向採取「打落牙齒和血吞」的隱忍態度,不反擊澄清,且堅信「謠言止於智者」。但眾口鑠金,三人成虎啊。

最近我看了日本學者吉川幸次郎評價中國漫畫家豐子愷:「是現代中國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像藝術家的真率,對於萬物的豐厚的愛,和他的氣品、氣骨。如果在現代要想找尋陶淵明、王維那樣的人物,那麼,就是他了吧﹖他在龐雜詐偽的海派文人之中,有鶴立雞群之感。」讀後就想到你,因為你是「先器識而後文藝」,使你在滾滾紅塵之中尋找到一個「清涼世界」。在世間少能逢到像你這樣出肺肝相示的人。世間人群的結合,永沒有像孩子樣的徹底的真實而純潔。

豐子愷認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層:一是物質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靈魂生活。物質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學術文藝。靈魂生活就是宗教。

「人生」就是這樣一個三層樓。懶得(或無力)走樓梯的,就住在第一層,即把物質生活弄得很好,錦衣肉食、尊榮富貴、孝子慈孫,這樣就滿足了。這也是一種人生觀。抱這樣的人生觀的人,在世間占大多數。其次,高興(或有力)走樓梯的,就爬上二層樓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這裡頭。這是專心學術文藝的人。這樣的人,在世間也很多,即所謂「知識分子」、「學者」、「藝術家」。還有一種人,「人生欲」很強,腳力大,對二層樓還不滿足,就再走樓梯,爬上三層樓去。這就是宗教徒了。他們做人很認真,滿足了「物質欲」還不夠,滿足了「精神欲」還不夠,必須探求人生的究竟。他們以為財產子孫都是身外之物,學術文藝都是暫時的美景,必須追究宇宙的根本。也許在你的精神世界裡,也在一層一層地攀爬著樓梯。認為世間稀缺的不是名望,而是高遠的心性和睿智的創造吧﹖

仲敖謹上  

對於仲敖姊的來信,所疑之事說明如下:

對於過往「大元人」私下未經查證導致本人無端遭受議論批評,心底雖然飽受委曲屈辱,但為著大局發展著想,只要不在公開場合公然詆毀誣衊,一向都採取「打落牙齒和血吞」的隱忍態度,不做澄清或反擊,因為深信「謠言止於智者」的明訓。

你所言「為撰雲的故鄉專刊期間,你提出索取電腦有損及編撰所需花費」一事:

1、本人退休前是電腦老師,具備自行組裝和維修電腦的能力,無需假手他人修護。

2、在2008年8月3日大元國小廢校後首次校友聚會時提出議案,建議校友會已有販賣本人辛苦精心編輯的專刊豐碩款項,理應撥款補助近一年連絡事宜的市內及外縣市長途電話費以及寄送老舊照片的各項郵遞費、快捷掛號費、郵包快遞費,合計三萬元,及協助的校友蔡美齡和陳福輝一萬五千元補助車馬費和電話費,此提議當時獲得無異議通過。

3、本人也在會中闡述智慧財產權的重要性,鄭重囑咐法律保障照片持有人的權益,任何人不得將非自己持有的照片檔案私自複製給他人使用,並現場簽署同意書。本人獲得保護智慧財產權的重託,當需負起維護照片持有人權益的責任。

4、本人在編輯「雲的故鄉-遲延五十年的畢業紀念專刊」之後10多年來從未獲得一分一毫利益,也從未讓校友蒙受一分一毫損失,更未曾得到校友會一分一毫贊助,各位校友捫心自問,世上能覓幾個因熱愛故鄉而奉獻心力的傻子?

5、本人一心報答李有權校長的恩情,始終反對當時成立校友會的提議,獨力完成編輯專刊之後就未在校友會出現,更未曾在公開場合自我表功,選擇繼繼繩繩默默架設網站,向全台灣甚至全世界宣揚山中傳奇的大元國小和大元山林場史蹟。

網路無遠弗屆,踴躍的瀏覽量,使得羅東林區管理處感受到壓力而有後續的一些作法﹖

呂富美老師和校友們,你〈妳〉們可曾進入網站關心自己任教或生活生長的故鄉,現今已建立豐富的資料,其他的林場可曾能有﹖

深信唯有憑藉實力,才能令羅東林區管理處刮目以待,不再虛應故事。呂老師和校友們請千萬不要抱持平白等待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那樣只會讓對方瞧不起的!

10多年來本人遭受有心人士,無所不用其極運用各種卑鄙手段詆毀誣衊,受盡譏諷汙辱,既然現在已經在公開場合提出,連「家醜不可外揚」的處世態度都毫不忌諱,竟然在羅東林區管理處的場所提出扭曲事實的發言,因此不得不將部份重要過程公開加以澄清說明以正視聽。

參加「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二週年紀念特展」籌備會議的呂富美老師和校友們,不知事前可曾收到羅東林區管理處相關會議資料,並詳加研讀,然後在會議上提出錯誤處之更正及更臻完善的建議﹖

呂富美老師畢業於臺北市立女子師範學校,在其〈結緣在山中〉一文自述:「懊惱著在學生時代,因為沉迷小說,所以成績不理想,以致,從台北女師畢業後,被分發至宜蘭縣大同鄉的大元國小任教。」當然是非其所願乃不得已。

然其初抵大元國民學校執教鞭,與學童情感熱絡,熱心教學,其時年齡應20歲左右,或許因年輕,也或許因自己的家境,更因為生長在大都市,所以未能體察學童家庭艱困,學童生活迷茫,致使有認知上的偏差。

編輯「雲的故鄉-遲延五十年的畢業紀念專刊」期間,與呂老師多次接觸,察覺其言論經常有未慎思,不經意的言談,足以讓多日辛苦成果付之流水。

校友來自山區,秉性純樸善良,對曾經受教的老師更是以禮相待,受到擁戴,呂老師多次藉校友餐聚提供羅東林區管理處及縣史館廖館長並不正確的大元山之訊息,進而影響不知情的校友,導致「大元人」權益受損因而造成對立。

依時間序僅舉四例:

一、2008年「雲的故鄉─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的畢業專刊」的編輯付印,「大元國小尋根《深山裡的同學會》」活動,呂老師從未參與籌劃,也不知編輯進度以及活動內容與實際情況,更不曾求證便擅自向中國時報記者散佈不正確訊息,於中華民國97年4月15日星期二宜蘭教育版面報導時,不僅公然搶功甚至還刊登活動暫時打住的錯誤消息,報紙登載後造成譁然,本人是籌辦負責人身受其害,造成諸多困擾,不止在部落格刊登澄清啟事,還得花費數天時間一一打電話給遠至高雄、南投參加的校友,詳加解釋並未停止的訊息。

其時大元國小廢校超過35年,離散台灣各地,凝聚感情互通訊息都透過當時盛行的Yahoo!奇摩部落格,呂老師的電腦基本知識有限根本無法應付經營,有何能力聯繫校友﹖

2008年5月17日至5月19日依計畫如期重返大元國小尋根,讓沈睡的大元山甦醒,讓深埋在荒山野草間的大元國小重現,讓「大元人」的心沸騰,數10年離散終能團聚。

獨力編輯「雲的故鄉─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的畢業專刊」近一年期間,更是遭受諸多扞格,只因常有不正確訊息的發布,造成諸多困擾。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中華民國97年4月15日星期二中國時報宜蘭教育版面報導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呂富美老師從未參與籌劃,也不知活動內容與情況,更不曾求證便擅自向中國時報記者散佈「大元國小尋根《深山裡的同學會》」活動暫時打住的不實訊息。

二、2008年8月3日大元國小廢校後首次成立校友會並為李有權校長88歲慶生,同時「雲的故鄉─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的畢業專刊」出刊。

李有權校長原本應是最快樂的壽星,當天卻給她老人家帶來沉重的負擔,只因是呂富美老師一句不經思考的話「只要現場購買專刊的校友都可以獲得校長簽名贈言」,可曾想過校長已88高齡,怎堪負荷拿毛筆簽數百本專刊的辛勞。

更何況李有權校長當時雙手罹患骨與肉剝離的病症,非常疼痛,已經一年無法拿筆寫字作畫,為了不忍拂逆校友祝壽的美意,手腕綁著繃帶強忍痛苦為校友簽名。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李有權校長除簽名外還贈送畫冊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參加全體老師 李有權校長致詞

三、呂富美老師在大元國小任教僅二年半,且彼時年紀尚輕,羅東林區管理處「大元山林業發展史調查與研究計畫」期末報告中接受廖館長訪談時多有不正確資訊提供,尤以121、122 頁「穿鞋子」的內容最顯著,廖館長還提醒「因為在那個時代有時候在平地的孩子可能搞不好上學也都沒有鞋子穿,那在山上?」,呂老師還是堅持「都有鞋子穿。」史實不容捏造,那個年代在平地念書的孩子有時候可能上學都沒有鞋子穿,大元國小學童的家庭,家長薪資微薄家庭貧困,若如呂老師所言「都有鞋子穿」,意味著生活比平地富足,那家長薪資微薄家庭貧困都是造假﹖李有權校長愛心照顧貧困學童的感人事蹟成了虛構的謊言﹖

大元國小寄宿學校宿舍的孩童就學之後便離開父母懷抱,過著孤兒般的生活,必須養成獨立的個性,如果兩個禮拜要回家換一次衣服,豈不是污垢滿身髒臭無比,因此平日衣物都自己洗滌,尤其住校生兄弟姊妹間甚或同儕間必須彼此相互照顧扶持才能支撐生存,情感濃郁是其他學校無法比擬的。

呂富美老師在羅東林區管理處「大元山林業發展史調查與研究計畫」期末報告121、122 頁接受廖館長訪談內容:

廖問:學生的制服呢?
呂答:自己買。
廖問:每天都穿嗎?
呂答:每天穿,以前沒有穿便服的,都是穿制服的。
廖問:可是像山上很濕冷,如果衣服髒了、濕了怎麼辦,因為衣服也沒辦法買很多套吧?
呂答:沒有,所以兩個禮拜要回家換一次衣服,家長就要趕快洗,洗了讓衣服乾了才讓孩子帶過來。
廖問:那鞋子呢?
呂答:一樣喔。
廖問:那都有穿鞋子嗎?
呂答:有穿。
廖問:因為在那個時代有時候在平地的孩子可能搞不好上學也都沒有鞋子穿,那在山上?
呂答:都有鞋子穿。
廖問:因為我看照片裡面的同學都有穿鞋子。
呂答:都有穿鞋子,只是可能不是很好的鞋子,也許也有破,但都有鞋子穿。
廖問:也就是說家長當時雖然生活環境、物資比平地缺乏,可是對於孩子在求學這塊其實都是盡量供應。
呂答:對,盡心盡力,還有我們校長對於整潔還有禮儀非常注重,我講一個例子。我們學校後來了一個女的代課老師,穿了一雙拖鞋,還蠻漂亮的,不過升旗的時候,朝會她就穿拖鞋,校長就叫呂老師你去跟她講:明天朝會不要穿那雙鞋子。就是校長的觀念穿拖鞋是不雅,不適合在朝會、升旗典禮這些正式場合穿那種鞋子,所以就因為這個觀念,家長一定都有穿鞋子,家長一定會讓小孩子穿鞋子,不會說讓學生穿拖鞋、光腳丫,我們校長要求得很嚴,這點是一定要的。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大元山林業發展史調查與研究計畫」期末報告121、122 頁呂富美老師接受訪談提及穿鞋的內容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呂富美老師是台北市立女子師範學校(現在改制為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畢業分發至大元國小實習,來自台北,穿著時髦,是學生心目中的偶像。在照片裡約略可以看到校舍的情況與學生的穿著, 背景在走廊的女學生是赤腳 最右邊女學生的衣服則是布塊併補而成滿是補丁。《大元國小呂富美老師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照片背景就有一位女學生打赤腳,另一位女學生更是穿著百補衣。《大元國小呂富美老師提供圖片》

四、大元國小編輯專刊時,本人發覺當年政府機關,幾乎毫無保留所有相關文件和照片,以致讓後世無法查詢追蹤,造成現今面對潮流衝擊和新世代求真的質疑無法找到原始資料或物證為當年林業開發行政措施佐證。

所幸大元國小的老師校友擁有這些照片,或許還有唯一絕佳機會可以讓消失30多年的大元山林場重現,可以讓翠峰湖重回大元山林場懷抱。然而當大元山林場的命運,被天真無知的「大元人」,不珍惜「照片會說話,是還原真相的唯一證物利器」而葬送,往後再也沒有辦法為大元山林場翻轉,這種結局是「大元人」自己造成的,怨不得他人。

糖果總是誘人口水,含在嘴裡更是甜蜜,但溶解之後便一無所有,還會換來甜後的苦。因大元國小廢校後首次的團圓聚會,自此羅東林區管理處10多年來不斷舉辦類似《林場圍爐話舊─山頂囝仔回娘家》聚會贈送紀念品或餐敘攏絡大元人人心,試問大元國小2008年首次聚會之前,羅東林區管理處有過此類活動嗎?大元人需要的不是如此餐敘聚會的一時「甜頭活動」。羅東林區管理處舉辦「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二週年紀念特展」也就像是一顆糖果,結束後誰會再予以理會﹖將來所有光彩與成果反將永遠屬於太平山林場,大元山林場只會逐漸黯淡直至消失,「大元人」留下的將是永無止境的苦澀悔恨。

或許呂老師及校友在特展開幕時會歡喜參加團聚慶祝,但別忘了,如果此次的展出將大元山視為分場,意味著往後官方政府機關只會將大元山永遠視為分場,位階永遠在太平山林場之下,翠峰湖與山毛櫸步道屬於太平山林場,永遠無法回歸大元山林場懷抱,大元山林場將自此永遠失去在林業史中往昔應有的歷史地位。


Back to top

本網站專屬藝術家 陳東元 ‧ 所有網頁自行製作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為台灣水彩黃金時期領頭羊 ‧ 後專司雄偉遼闊油畫創作 ‧ 晚年全心重建童年經歷的林業史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taiwanland.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