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智慧財產權不容侵犯的立場

── 陳東元 2019年9月9日 擷取《一位伐木工後代的真實血淚告白》末尾──

 

教職退休後便想不使大元國小事蹟湮沒消失在荒山裡,而著手出書,但在廢校30多年之後才要去整理出書,真的非常困難,要達成這幾乎不可能的任務,非有相當的毅力,經過月餘的冷靜思慮,靈機一動,突然覺得不妨架設Blog部落格,一方面可以達到傳播訊息的效果,一方面可以達到破除校友的疑慮,想不到效率奇佳,校友熱烈響應,圖片源源不絕湧現。校友對母校的感情未曾隨著歲月減滅,大家都想玉成此事,感動之餘,工作的熱忱絲毫不敢稍減。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感念大元國小校長 李有權當年的愛心,由筆者負責編輯的「雲的故鄉─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的畢業專刊」封面。

該項計畫預期的困難是:照片取得和文章索件極度困難,當時山區困苦,生活已經那麼困難,怎麼會有餘錢去買照相機,拍照的機會不多,來源自然匱乏,然而決定要做,只有奮力邁進,一切順其自然,相信應會水到渠成。

經過四、五十年的歲月摧殘蹂躪,加以人為不當的收藏保存,讓照片出現許多刮痕、斑駁、裂紋、皺摺、釘痕、霉菌斑,這些肉眼看不見的瑕疵,經高階掃瞄後,原形畢露,勢必花費許多時間去修復,估計每天只能處理四至五張,這是編輯過程中最費時費力的地方。但每張圖片都那麼珍貴,都是無價之寶,甚至於是祖傳寶物,即使要花費無數的時間與精力也要設法完成。

有時一張破舊老照片甚至需要花費數天才能修護完成,舉下列三幀為例。

同班同學寄來的班級合照,照片滿是痕、斑駁、裂紋、皺摺、釘痕、霉菌斑。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同班同學寄來的班級合照,照片滿是斑駁、裂紋。〈大元國小校友 蔡美齡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修復後的同班同學寄來的班級合照。〈大元國小校友 蔡美齡提供圖片〉

有些破舊老照片就像揉過的衛生紙,滿是皺褶。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修復前的破舊老照片就像揉過的衛生紙,滿是皺紋。〈大元國小校友 陳明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修復後的照片。〈大元國小校友 陳明提供圖片〉

有些底片經過數10年濕氣浸漬,掃描後的影像慘不忍睹。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有些底片經過數10年濕氣浸漬,掃描後的影像不堪入目。〈大元山林場退休監工 黃清河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修復後的照片。〈大元山林場退休監工 黃清河提供圖片〉

修護老舊照片屬專業領域,獲得授權後便受到智慧財產權的相關法律保護,任何未經授權允准若擅自使用,便會構成觸犯法令的行為。

智慧財產權,是人類智慧創造出來的無形的財產,主要涉及版權、專利、商標等領域。音樂和文學等形式的藝術作品,以及一些發現、發明、詞語、詞組、符號、設計都能被當作智慧財產而受到保護。智慧財產權可以分為工業產權與版權兩類,工業產權包括發明(專利)、商標、工業品外觀設計和地理標誌,版權則包括文學和藝術作品。

智慧財產權包括著作權、商標權、專利權、營業秘密等,若以著作權來觀察,著作財產權保護期間原則為自然人終身+死亡後50年,法人著作及攝影、視聽、錄音、表演、別名或不具名等著作等是公開發表後50年。

但台灣積極參加國際組織,TPP協定在2016年2月4日簽署,TPP協定共有三十章,在第十八章智慧財產權之著作權方面,要求很多強化保護,其中最重要的議題是延長著作權保護期間。TPP協定第18.63條,要求自現行的著作人終身加50年,或是著作人不詳、法人為著作人或攝影、視聽、錄音或表演之著作,公開發表後50年,延長為著作人終身加70年,非自然人為著作人的著作自公開發表後70年。

以此計算,若有人或單位想等修護的照片成為公共財不受智慧財產權保護,不須取得授權就能逕行使用,那還需等自然人能活那幾年再加70年,非自然人的著作「雲的故鄉─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的畢業專刊」迄今還需60年。

智慧財產權可以繼承。更不要妄想自然人往生後,便能隨意使用,自然人的後代絲毫沒有情感羈絆或任何情面考慮,處理智慧財產權會非常果敢無情。

我可以算是台灣畫壇非常關鍵重要的藝術家,每年都要簽署多件授權文件,端視對方的誠意態度來考量是否簽署,如果展現真心誠意往往都是免費使用。

通常需求影像授權使用的都會提出設計圖稿,將圖檔的大小位置說明清楚,也會將涉及的文章內容告知,圖片相關內容必須與創作者再三審視確認才會簽署授權同意書。還有些會以簡歷介紹創作者以示尊崇,下圖左側便是。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希冀取得圖片授權使用,必須將設計圖提供創作者做詳細溝通,必要時內文需詳細說明。

國際知名雜誌為了取得充分授權文件,通常會付高額款項。

下面是讀者文摘的函件與英文授權書。

舉此例說明,其原因:授權文件已超過20年,沒有法律規範的顧慮,另一想說明的是對智慧財產權的尊重。

當年展覽畫廊曾提及讀者文摘收藏此畫作,既然擁有圖畫為何還需付高額版權款項,其原因:畫作擁有權和智慧財產權是分隔的兩項權益,雖然擁有作品卻不能任意使用,必須經創作者同意才可以,除非創作者簽下將智慧財產權的讓渡同意書。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讀者文摘的函件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讀者文摘的英文授權書

2006年擔任總統府秘書長 ,曾當過行政院長的前宜蘭縣長游錫堃,新年賀卡選用的,正是本人畫的水牛。

該作品係游錫堃在宜蘭縣縣長任內文化局所購,現收藏於宜蘭縣文化中心。

同樣地,即使位高總統府秘書長使用本人畫作亦需簽署授權書,但仍在法律規範年限之內,故無法公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6年擔任總統府秘書長 ,曾當過行政院長的前宜蘭縣長游錫堃,新年賀卡選用的,正是本人畫的水牛。

但羅東林區管理處未獲授權卻明目張膽擅用照片還是首見,不但將照片移花接木,更將照片歪曲解釋造成社會誤解,凡此種種會觸犯法律規範的做法,令人匪夷所思。

 

大元山林場、太平山林場以及和平工作站相繼裁撤,經過數10年沉寂,社會起了重大變化。

台灣解除戒嚴,政權輪替多次,蘭陽林區管理處也改為羅東林區管理處,正式變成公務機關,本想年輕世代應引進新的思維新的做法,沒想到竟然因襲舊習,讓人不勝唏噓。

務機關以服務社會群眾為首要宗旨,不是似往昔以營利為目的,然而至今還想「不勞而獲」,資料獨占卻不肯與人分享。

2006年農曆大年初二,邀請高中美術課魏得璇老師到羅東寒舍觀賞近作,夫婿吳敏顯是宜蘭知名作家,言談中得知我曾經在翠峰湖生長,在大元國小就讀畢業,他馬上興起要寫一篇報導要求,第二天早上攜帶錄音機,由我口述,他負責整理撰文「在翠峰湖捉青蛙」,發表在「太平山的故事」一書裡。

文章完成後,有幸先獲過目,深覺宜蘭知名作家吳敏顯的作品,打動我深埋數10年的思鄉情感,於是希望徵得羅東林區管理處的同意,將該文刊登在該網站上。

然而未獲林鴻忠處長同意。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太平山的故事」 封面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太平山的故事」 目錄

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羅東自然教育中心課程(快樂山上人)卻於2008年大元國小校友決定出版雲的故鄉《大元國小遲延50年畢業專刊》開始收集校友珍藏的寶貴照片時,便同步進行經由大元國小部落格下載網路圖片放入課程內,甚至於雲的故鄉專刊尚未印刷,便開始於2008年7月進行課程教學招收學生,且始終沒有與大元國小照片持有人聯繫,未取得授權,便逕行違法使用圖片至被查到為止足足四年有餘。 。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快樂山上人盜用的部分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快樂山上人盜用的部分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快樂山上人盜用的部分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快樂山上人盜用的部分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快樂山上人盜用的部分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快樂山上人盜用的部分圖片。

翠峰湖晴峰解說站(原來是油庫)正面牆面左側角落的蹦蹦車合影圖片並沒有得到提供照片的校友授權或口頭允准,明顯違反智慧財產權及肖像權相關法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羅東林區管理處明顯違反智慧財產權及肖像權相關法律的實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羅東林區管理處明顯違反智慧財產權及肖像權相關法律的實例。

欠缺法律常識,曾數次提醒隨意使用照片會觸犯相關法規,但羅東林區管理處仍肆意而為,致使「雲鄉問歸期─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周年特展」最終無法順利展出即是一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雲鄉問歸期─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周年特展」請柬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雲鄉問歸期─大元山林業發展七十周年特展」請柬

當今是尊重多元的時代,思想更是多方位發展,金科玉律的真理也受到衝擊挑戰,言論自由更是普世價值,但只要不侵犯他人權益,在法律規範的範圍之內,人人都可以暢言,旁人干涉不得。

羅東林區管理處想標榜豐功偉業,想昧著良心妄稱善待屬下,讓其過著富裕安定的生活,如果以自己珍藏的照片註解說明,他人便無法干預質疑,「太平山的古往今來」就是例子。

一個高度成就的豐功偉業必然隱藏諸多不可告人的晦暗,在歌功頌德的陰暗角落裡總有血跡斑斑的場景出現,在將帥凱歌高唱的激昂氣氛裡,免不了有傷亡家庭淚水涕泣交織的哀傷哭號。

羅東林區管理處想標榜豐功偉業,但是,經自己辛苦修護完成的老舊照片會說話,蘭陽林區管理處竟然盜用並進而誤導成無微不至的照顧員工,山頂皆是快樂幸福人家,完全扭曲底層林工艱困生活的歷史真相,迫使不得不挺身而出勸阻。

何況多數提供老舊照片校友的尊親,當時過著草芥人命的日子,早就心生怨懟痛恨,怎能願意讓羅東林區管理處任意使用舊照片又刻意扭曲事實,而基於修護完成老舊照片的我,更應負責的設法阻止。

有少數從未提供隻字片語,更沒有分享任何老舊照片尤其未取得照片持有人授權同意的大元國小校友,無視智慧財產權,便逕自提供全部圖檔供羅東林區管理處做扭曲史實之照片使用,如此行徑,令人心痛,實不得不設法阻止。難道他們不知一經告發,將會受到法律刑事之制裁﹖早有耳聞,曾在羅東林區管理處上班的校友,或因輕忽智慧財產權,或因某因素,經發現受到阻止後心生不滿,四處造謠,說盡閒言話語,凡此總總,更堅定不惜得罪任何人的信念,對提供老舊照片供完成《雲的故鄉》編輯的諸多校友和耆老的負責。

大元山林場裁撤後,林業名分迄今尚未恢復,更未肯定其貢獻,在「妾身未明」的現境,卻使太平山林場獨攬所有成果。

但今日是雲端世界,無遠弗屆的網際網路,暢行無礙的宣揚展示功能再再引得讚嘆,《大元山翠峰湖暨大元國小網站》架設後,每日平均超過6,000人次進入點閱瀏覽,其功效超乎想像。

身為大元山林工子弟、大元國小校友,誓願窮畢生之力在翠峰湖建設文物展示館,展覽大元國小以及大元山林場的文物資料,若以展示功能而言實在微不足道,但那是一種肯定往昔大元對國家社會貢獻的「宣示」意義,而能完成恢復其在林業史的名分。

此證明之案能否達成,端視羅東林區管理處展現的智慧與誠意,如果釋出使人感受得到的誠意,想必「大元人」定能無私地與之暢通無礙的合作。

網站架設後,深知每一次刊登文章說明都會得罪許多人,但對羅東林區管理處如此無視智慧財產權並扭曲當時山區苦難生活事實的做法,實非得已,不得不有如此說明。網路影響所及,羅東林區管理處似乎也飽受壓力,應也為「芒刺在背」所苦,或也想出畫冊或開展覽辯駁澄清,想必苦於沒有照片無法達成所願吧。

目前這些照片未曾授權給任何單位或人士,善盡嚴密的保管著,外面流傳的只是少部分的小檔案。

初始我最想第一位授權的單位是羅東林區管理處,在此之前會堅持照片不輕易授權的原則。

尊重是人格最基本的品德,往昔蘭陽林區管理處對底層員工無法尊重,更釀成對生命輕賤的態度,貧工的血淚控訴怎能聽入耳,四處怨聲哀鳴豈能感受得到﹖

現今依舊不知尊重照片所有人權益,不體察修護者的辛勞,竟而有觸犯智慧財產權的行為。

更有甚者,凡有對羅東林區管理處提出建議或改善諍言,無不視為挑釁,列入不合作對象,無法敞開心胸怎能獲得專業之協助。

羅東林區管理處理應體認已是公務機關,處長是大家長,各單位主管以及行政人員應本著為民服務的態度,豈能再有往日事業單位那般趾高氣昂。

在是知識分享的時代,戒嚴解除後,許多檔案都透過圖書館的功能讓閱覽者可以在網路獲得研究資料,羅東林區管理處昔日是台灣最大的林業開發機構,在所轄資料庫裡應存有許多文件和交易,為證實未刻意銷毀,應公開讓閱覽者可以獲得所有資料。

往昔蘭陽林區管理處的做法及心態,似為掩其行政缺失,現在已經是政府公務機構,應過往總總設法檢討改善,理應敞開胸懷公開讓社會檢驗,提供專家學者研究取閱,以昭公信。

如果羅東林區管理處沒有此類編制,可以與國家圖書館、國立台灣圖書館或宜蘭圖書館合作,讓庫存檔案文件見光。

大元山林場後代子女最想知道的,應是民國39至55年最鼎盛時期對國家經濟貢獻的詳細數據及文件,其目的不使大元山林場與翠峰湖的人文史蹟灰飛煙滅,不讓那麼多前人曾經拼搏死傷,都變得毫無意義的犧牲。

昔日林業開發鼎盛時期,羅東鎮酒家、茶室林立,林業結束,這些聲色場所隨之消失匿跡,沉寂數10年之後,與其沾親帶故或曾流連其間劣跡敗德的人士至今仍想干預阻擾,不讓真實的林業史呈現,陰霾似乎依舊籠罩無法消散。

藏污納垢的官場文化,盤根錯節的利益轇轕,根深蒂固的官商齷齪關係,無不與情色場所密切糾結。

有些學校畢業即進入蘭陽林區管理處服務,從職員爬升至高級主管,超過30年資歷,基礎深植,影響力深遠。

民國63年之後,蘭陽林區管理處所轄大元山林場與太平山林場相繼裁撤,財源枯竭,為了籌措經費,只能以整治利用「殘材」的名義進行。

但「殘材」的名稱過於籠統,沒有界定清楚,讓廠商認為只要大元山林場開採剩餘的林木都可以進行砍伐,造成大元山林場厄運難逃,成為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近千公頃的原始森林、計畫保留的神木都無法逃過砍伐的浩劫、連挺立的白枯木、砍伐後殘留的樹根(根株)、傾倒在地的枯倒木都無一能倖免,只能以「滿目瘡痍」來形容,造成今日大元山永遠無法抹平的傷痕與遺憾。

當時擔任蘭陽林區管理處處長和大元山工作站主任的豈能沒有責任﹖ 若是當時有上級單位決策考量,理應籲請羅東林區管理處出示相關文件加以澄清。

時間 蘭陽林區管理處處長 大元山林場工作站主任
民國63年 陳龍馨 林清池(後調任太平山林場工作站主任,著太平山開發史)
民國64年 彭及國
民國65年
民國66年 陳源長 林鴻忠(大元山林場最後工作站主任,曾任羅東林區管理處處長)
民國67年
民國68年

往日在羅東參與相關林業工作的紛紛議論,傳聞處內高級主管與酒家老闆有親屬關係,此說至今仍甚囂塵上。

大元山林場無法平復歷史名分,坊間有著如此說法:「當年經辦『殘材』與『除名』的重要工作人員,或曾流連情色場所、或沾親帶故的,深恐不名譽的罪名會加諸己身,雖然退休多年,但影響力依舊,羅東林區管理處深怕得罪老長官老同事,唯恐避之不及,而不敢輕易碰觸。 」

在翠峰湖成立文物展示館與恢復大元山林場的歷史名分,目前看來困阻重重,只能望空興嘆,徒嘆奈何!

 

堅信「未來的世界一定比過去美好」,但美麗的憧憬應植基於建立在歷史認知的基礎上,沒有堅實的過往做根基,就無法厚實努力的方向,進而取得認同的前進動力,讓後世子孫保有愛台灣的熱衷。

唯願

1、所有文獻資料及旅遊文宣應將翠峰湖恢復為大元山範圍,恢復林業歷史的名分。

2、林業開發造成不少傷亡以及山林嚴重破壞,羅東林區管理處應每年祭祀山神、湖神並告慰傷亡員工英靈。

3、羅東林區管理處應在翠峰湖立碑,將當年所有大元山員工鐫刻在碑上,並成立大元山林場文物展示館介紹開發史料。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