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先母五周年忌日—只覺當初歡待日,千斤一刻總蹉跎

 

今夜,園子堥漯悛矞L之氣,飄拂進我的書房。手指敲著電腦鍵盤,心則沉浮起落,無數夜空下的思念、多少次夢中的相逢,多少件往事的回憶,希望這篇短文能織進我們兒孫的哀念之思,並能融入園子裡的花草香,用此慰藉母親的在天之靈。

我們在用盡一切努力過後,生命依然選擇與我們道別離,您已經離開我們五年了。在這段沒有您的日子裡,不捨、悲傷還有您的音容,總是圍繞在我們兒女的心中。電影送行者:「因為死亡並不是終點,而是前往下一個旅程的開始。」我們知道您想休息了,您已經安詳的住在天上的家,和父親聽著我們述說對您的思念。

想起母親在世時,自己歡快地在母親身旁的日子,讀到清代詩人袁枚六十多歲時喪母,悲痛不已,寫下了〈傷心〉一詩:

傷心六十三除夕,都在慈母膝下過。

今日慈親成永訣,又逢除夕恨如何?

素琴將鼓光陰速,椒酒虛供涕淚多。

只覺當初歡待日,千斤一刻總蹉跎。

「只覺當初歡待日,千斤一刻總蹉跎」讀來悵觸萬端。袁枚雖已年過花甲,仍十分懷念在慈親膝下生活的日子。今日回想往昔侍奉母親的歡樂日子,一如袁枚回想當初侍奉慈親有如一刻千金般的珍貴歡樂日子,但卻懊悔總是把它蹉跎浪費過去了。清人倪瑞璿也有一首〈憶母〉詩:

河廣難抗莫我過,未知安否近如何?

暗中時滴思親淚,只恐思兒淚更多。

短短四言,是思親心結的真情流露,寫出了對慈親牽掛之情的永駐心中。在思念母親的夜裡「暗中時滴思親淚」,但哪能及得上母親的「思兒淚更多」。母親常念叨着我們,時常夜裡會對著床前燈,若有所思地發呆。對兒女時刻的牽掛「只恐思兒淚更多」寫的就是母親您啊! 世上兒女對母親的牽掛,永不及母親于兒女之萬一。母愛無所報,人生更何求!無怪清·黃景仁在風雪之夜,不能在母親身邊盡孝,卻要掩柴門悽慘地遠去,不禁感喟:「慘慘柴門風雪夜,此時有子不如無。」養子何用,倒不如無的嗟嘆不已。

母親,您的生命在我們身上延續,您的四個子女,四個孫子、孫女,三個外孫、外孫女,四個重孫女、重外孫、重外孫女,那是條生命鏈,環環相扣,延續著您的生命,永無止境。耶穌曾說:「我把自己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給你們的跟世人所給的不同」(聖經約翰福音十四章27節)。母親所給我們的跟世人所給的不同,母親您給了我們生命,教會我們做人,深化我們堅強,濡染我們一生。子為母貴,我們因秉承了母親您的美德而正直高潔。母為子榮,母親在天之靈也將會為我們的今日而驕傲吧?

英國前首相勞合•喬治有一個習慣,總是隨手關住身後的門。有一次,勞合•喬治和朋友在院子裡散步,他們每經過一扇門,勞合•喬治總是隨手把門關上。朋友很是納悶問:「你有必要把這些門關上嗎?」勞合•喬治微笑著對朋友說:「當然有這個必要,我這一生都在關我身後的門。你知道,這是必須做的事。當你關門時,也將過去的一切留在後面,不管是美好的成就,還是讓人懊惱的失誤,然後你又可以重新開始。」勞合•喬治正是憑著這種精神一步一步走向了成功,踏上了英首相的位置。母親您這一生也都在隨手關上您身後的門。您不對過去了的失誤和不愉快耿耿於懷,因為您認為如果總是背著過去的錯誤、失誤包袱,沉緬於懊惱、後悔之中傷感不已,並不能改變過去,那只會白白耗費眼前的大好時光,也就等於放棄了現在和未來。您常說:「為誤了頭一班火車而懊悔不已的人,定還會錯過下一班。」確實,追悔過去,只會失掉現在;失掉現在,哪有未來?生命不只有過去,還有現在和未來。我們會學習「記得隨手關上身後的門」,將昨天關在身後。昨天無論成功失敗都已經過去,成為歷史,學會將過去的錯誤、失誤通通放下,不讓過去的錯誤、失誤成為今天的包袱,明天的累贅。更不讓過去的光環妨礙了前進的路,限制了今天的發展。緊緊抓住今天,盡力做完當天該做的事,不留遺憾。明天即將來到,是新的一天,是新生命的開始。

從您的第一個忌日,台北高雄兩地為祭拜您而買的台灣原生種白花蝴蝶蘭(俗稱台灣阿嬤,是台灣最具有代表性蝴蝶蘭原生種),每到您的忌日,定依時綻放,潔白如玉,花形飽滿似翩翩飛舞的蝴蝶,花梗健壯,顯得超凡脫俗。白色在色彩學來說,是純潔、包容,也是恆久的象徵,表達忠貞不移、堅定不變的意涵。宋•蘇軾《晁錯論》:「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母親您堅韌不拔的毅力,誠以律己,對父親永不變心的一份堅貞執著的感情,台灣阿嬤蝴蝶蘭也心有戚戚的準時為您含芬而吐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