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山林場與太平山林場的恩怨情仇

      

台灣日據時代晚期,三大林場的八仙山林場、阿里山林場森林枯竭,砍伐已近尾聲,支撐民國四、五十年代台灣經濟命脈的林業,只剩宜蘭縣太平山區。太平山區分為舊太平山林場、大元山林場、新太平山林場,各有獨立的砍伐運輸系統,在各自的山頭作業,從不相互來往,像筆者出生在大元山區,童年時期從未到過太平山區,也從來不知道太平山區的狀況,直到民國63年裁撤大元山林場,要進入生長故鄉的翠峰湖,才不得不假道太平山的道路。

舊太平山林場入山口在今北橫的四季,以人力木馬、人力材車放送、再以溪水漂流運送木材,終點是蘭陽溪畔的員山。民國三十九年舊太平山林場裁撤,羅東仕紳陳純精極力爭取,將林場遷至羅東竹林,改稱蘭陽林區管理處。

民國四十年代以後蘭陽林區管理處(現為羅東林區管理處)所轄大元山與新太平山兩處林場,主要以砍伐紅檜及扁柏為主。翠峰湖為當時大元山林場所轄,負責砍伐林木的範圍。大元山林場入山口在寒溪、古魯,以卡車、蹦蹦車運送木材,終點是羅東竹林。新太平山林場入山口在土場,以五分小火車、蹦蹦車運送木材,終點是羅東竹林。

大元山林場日據時代由南邦林業公司經營,台灣光復後由台灣省林產管理局太平山林場(舊太平山林場)接收,成為大元山分場。民國三十九年舊太平山林場裁撤,集材蒸汽機分別發配大元山林場、新太平山林場,因生產材積總量遠超過新太平山林場,遂獨立為大元山林場。

大元山林場是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包括腰圍是阿里山神木兩倍的數千年神木,以及每棵都是千年以上的二代木等台灣珍貴神木都沒有遺留,當時對紅檜及扁柏等的摧殘,只能以“滿目瘡痍”來形容,剝削得整座山赤裸裸的。林業結束時更進行有計劃的毀滅性摧毀,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讓後人追蹤,連刻意留下的神木及整片原始台灣杉森林全被盡數砍伐,視若無睹的行徑令人心寒,大元山林場最後的慘狀是連一根運材鐵道枕木都沒有留下。當時現場負責人是大元山林場最後一任主任林清池。

民國六十三年大元山林場裁撤,林務局及蘭陽林區管理處更將原本屬於大元山林場的翠峰湖劃歸新太平山林場,成立太平山森林遊樂區,大元山林場遭致毀屍滅跡的命運,現在許多生長在宜蘭地區知道大元山的已經寥寥無幾,只存六旬以上老人的記憶了。

大元山林場與太平山林場之間的不愉快,大元國小與太平國小間的怨懟,心結早在民國40年代便產生,同樣是相同的材積,但太平山林場佔盡關愛的眼光,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大元山林場卻被忽視像童養媳般遭遇棄置冷宮的命運,只能暗地悲泣,太平國小占盡蘭陽林區管理處的資源,大元國小只賴李有權校長四處奔走爭取教會與善心人士的奧援,大元國小校友對校長的感恩始終不忘,但對蘭陽林區管理處的寡情冷漠也銘記在心。

箇中情節猶如中國封建家庭裡的嫡庶之分,命中注定嫡系占盡優勢榮光,庶出無論多麼努力多大成就終須歸附嫡出,最後命運是被遺忘唾棄。

現在的太平山林場嚴格地說應該是新太平,舊太平早在民國39年之前森林就砍伐結束。大元山林場當年林業興盛遠遠超過新太平,生產材積是花蓮木瓜山林場、林田山林場的 數10倍之多,但是太平山林場占盡歷史名稱優勢,大元山林場所有的成就都被太平山林場概括。大元山林場的下場是屍骨全無,歷史紀錄全被湮滅。

大元山林場的神木長的都是直挺挺的,不像司馬庫斯、明池森林遊樂區、拉拉山、新竹尖石鄉鎮西堡、南山神木、..........等神木那樣扭曲變化,那樣“不成材”, 所以命運也最淒慘,由於株株神木都是可以充分利用的“成材”樹木,招致棵棵“必砍”的命運。

大元山林場是臺灣林業砍伐破壞最徹底的林區,只能以“滿目瘡痍”“剝削殆盡”來形容,剝削得整座山赤裸裸的,大元山林場最後的慘狀是連一根運材鐵道枕木都沒有留下。

尤其,民國63年裁撤大元山林場,將風光最美麗的翠峰湖劃歸太平山林場之後,積怨仇視漸盛,形同水火不容,除非羅東林區管理處能夠將翠峰湖恢復為大元山範圍。

若是將大元山的各項資源硬說是太平山,那大元國小校友定然抗爭到底,羅東自然教育中心的課程,明明是大元國小校友的照片卻說是太平國小,反應激烈即是一例。《詳情請按此文字進入瀏覽》

生長在大元山的大元國小校友就像當年挺立在山頭的神木,從不仰人鼻息,各個頂天立地,大元國小校友不乏企業家、大學校長、大學副校長、大學教授、民意代表、中小學校長、中小學教師、政務官、政府局處首長、公務員、建築師、工程師、設計家、司法官、律師、藝術家、美食烹飪家、影視傳播家、..........。

鍾靈毓秀,地靈大元山區孕育出許多人傑,國立中央大學校長周景揚、國立台北大學副校長司仲敖、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教授江東亮、輔仁大學教授劉慎堂、高連金校長、朱文章校長、台北市社會局副局長周麗華、建築師司繼焯、台北市成衣公會理事長莊平山、晶祥光電負責人陳有來、德國雋逸台灣負責人黃慧敏、建發印刷負責人游愛珠、..........。    

砍伐後運送過程中的神木樹幹

 

砍伐後運送過程中的神木樹幹 

中興崗是大元山運材磞磞車晴峰線與太平山運材磞磞車三星線接軌處,民國62年接軌典禮後全體與會人員合影,兩線接軌也註定大元山林業結束,民國63年工作站裁撤的命運,主因是運材的交通工具磞磞車與索道人員編制龐大以及機具老舊維修不易,大元山許多磞磞車與索道員工被安置至太平山或花蓮木瓜山工作站 。      《大元山工作站退休監工游杉期提供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