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山林場兩次大火

游杉期叔叔自小就在大元山工作,勤奮態度及優異純熟的集材機駕駛技術,尤其是為人幽默風趣、誠懇善良深受組頭青睞,因此招為女婿在山區結婚生子,後來成為大元山工作站裡最年輕的監工 ,大元山工作站裡裁撤時年齡才40歲左右,目前是少數可以見證山區的耆老。

他有時會以驚恐的臉色娓娓道出經歷過驚心動魄的森林大火,至今仍然歷歷在目,餘悸猶存

時間應該是民國五十四年農曆二月二十九日,起火地點是太平山工作站三星線,火勢蔓延迅速,沒多久便越過分隔兩山的山稜線,防火巷失守,火勢無法收拾,只有緊急疏散逃難。

大元山工作站民國四十多年的防火看板     《魏秀雲提供圖片》

大元山工作站時常看到的防火標誌     《邱文智提供圖片》

當時就讀山林小學大元國小的學生,吃完只有幾片蔬菜的晚餐,同學都是學校住宿生,不分年級,不分男女,大夥在操場玩耍,突然重重的高山一片火海,陣陣烏煙竄起,緊接著鐵棒敲擊懸吊的短鐵軌,聲音陣陣傳來,這是發生森林大火 全山區進入動員救火的警報聲,學校操場不時飄下燒成焦黑的樹葉,同學慌亂,哭泣聲不絕於耳。

「山上失火了!」大家不約而同的停止嬉戲,往 三十公里外的山上望去。

「那是晴峰,我家就在那裡,怎麼辦?」

「我爸爸、媽媽都在那裡工作,怎麼辦?怎麼辦?」

幼小的弟弟妹昧,抱著哥哥姊姊,一起放聲大哭。

在大元山晴峰及翠峰湖的火災現場,場面更是混亂淒慘,杉齊叔叔回憶著:「山頭正燃著熊熊烈火,火光滿天,形如白晝被燒著的樹木,發出噼哩啪拉的響聲,激起點點的火花,火星四射,通紅的火海,大家的心揪結著,幾乎喘不過氣來。

「火勢太大,無法撲滅,我們闢的防火道,被火燒過來了。」

「大家趕快彺翠峰湖跑,逃命要緊。」

太平山工作站三星線起火時,大元山各集材伐木單位全部停止工作,動員全部所屬員工拿著鋤頭及砍草的劈刀,在分界的山稜線闢起防火道, 這是當時救火設備不足時最有效的舉措,想不到,火勢無法控制,火花飛射到各山頭,救火員四周被火苗圍住,一陣噼哩啪拉,身邊的樹木瞬間著火了,頓時上下夾攻,大家猶如驚弓之鳥,困在舖天蓋地的火網中,插翅難飛。各單位監工只得命令棄守, 各自回家攜家帶眷做最壞打算。

打開家禽籠舍,讓飼養的雞、鴨、鵝、火雞全部放生讓牠們逃命(說明一)

時值春寒料峭,在寒意凍人的黑夜, 大家帶著貴重物品及衣物棉被翠峰湖跑。

晴空萬里,滿天星斗,湖邊寬闊的大草地滿是員工及眷屬

「火勢太大,無法撲滅,我們闢的防火道,被火燒過來了。」

又有人說道:「翠峰湖還是不夠安全大家趕快,繼續逃命要緊!」      

大家看到火勢已經蔓延過晴峰鐵路,正往翠峰湖燒來, 全部平時行走的山路已經被火光封住,該往那邊逃,大家議論紛紛,驚慌失措。

衣物棉被全部泡在湖水裡,濕透撈起,大家在湖邊用手挖坑,把這些濕透的衣物棉被、家當捆綁好就地掩埋, 等火災過後再回來挖出

朱水泉叔叔扶持著身懷六甲的愛妻,背負棉被及禦寒衣物也在逃難人群裡。他以顫抖的雙手挖掘坑洞,但實在過於緊張慌亂,怎麼使力也無法挖出足夠的坑穴。

「怎麼了!」水泉嬸嬸關切著, 她懷孕無法幫忙,只好在旁鼓勵。

「妳好好休息,保持體力,等一下可能要翻山越嶺逃離翠峰湖水泉叔叔關心地對愛妻說

「火勢這麼大,燃燒這麼久,我們林場設備不夠,只能看它一直燒下去了

有人說:「是啊!沒辦法只能求老天爺幫忙了!」

在無奈與驚恐中, 大家商議著如果火勢真的無法控制,翠峰湖也在燃燒範圍,該怎麼辦!

「我知道有一條通往翠峰鐵路末端的山路大家可以走這條山路下山有一位曾經在此伐木的員工說道。

你熟識此地,就帶領大家往翠峰鐵路逃難吧!」火花不停的落,大家開始低聲交談,不走可能來不及了。

黑暗中看不清彼此,只能看遠方的大火和天空中的點點繁星,水泉叔叔扶持著愛妻也跟著一起下山

火光照亮山頭,也照亮如長蛇般的逃難人。這是一條根本無法行走的臨時山路,水泉叔叔與愛妻跌跌撞撞中, 也不知走多遠的路,多久的時間,滿身疲憊,滿身污泥,滿身汗水走進好友翠峰鐵路末端我家的木門

「我們得救了!我們得救了!」朱水泉叔叔與愛妻高興地相互擁抱,折騰了一晚,早已累癱了,在地上就地而眠

當然沒有枕頭棉被,將近百人,就在我的家裡及旁邊空屋內一個挨一個和衣而臥,不一會就沉沉入睡。

父親陳清通是個好客豪爽的善良人, 看到山上朋友們辛苦狼狽的困境,早上與母親一起宰殺兔子(說明二)與雞隻, 煮了大鍋的飯讓大家飽餐一頓以恢復體力。

大元山最早使用的蒸汽集材機。《大元山工作站退休監工游杉期提供圖片》

煮這鍋飯所需要的米,可得用扁擔肩挑走十多公里的路途。父親陳清通此時被安排至翠峰蹦蹦車鐵路末端的二號蒸汽集材機(說明三)工作,這是整個大元山林場最令人傷心的工作地點該處在翠峰蹦蹦車鐵路線末端途中又有兩處面積非常大的崩山,交通經年累月中斷, 蘭陽林區管理處為節約修路養路開銷,並未積極搶通,因此食物取得都必須以人力挑擔運補,時而走在高五層樓以上又溼又滑的橋樑枕木上,必須耗費三個多小時,艱辛程度令人無法想像。

第二天早晨吃完我父母親準備的早餐,有人談論著,有人喃喃的低語著 ,看著大崩山(望洋山)上方翠峰湖的位置,濃濃黑煙依舊冉冉升騰。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有人大喊著:「快看!快看!白雲飄來了。」

大家不約而同的抬頭仰望,天空中正飄來一朶朵白雲。不知過了多久,果真奇蹟出現,大片的黑雲聚攏而來,一會兒竟奇蹟似的下起大雨。應該是 眾人齊心一致的,虔誠的祈求媽祖顯靈,普降甘霖以及平日勤積的功德,感動天地。

這場難得一見的森林大火終於靠大自然的力量熄滅

循原路回到家裡,但見滿目瘡痍,怵目驚心。昔日蓊蓊鬱鬱的山林,滿山遍佈著珍貴的紅檜、扁柏的美好景緻,已被無情的大火摧殘,連近幾年來努力造林,高約三、 四公尺 的水杉和柳杉,也無法倖免於難,全部在一夜之間被毀,只剩焦黑枯倒的殘枝樹頭無言的佇立著,空氣中更瀰漫著濃濃的燒焦味,兩個林場的損失,無法估計。

大火燒出林場設備不足的缺失,卻讓眾人心靈相通,有人祈求媽祖顯靈庇祐,認為是媽祖普降甘霖,有人敬畏山神,認為是山神護衛著山林,守護地盤不讓從太平山三星線燒出的大火蔓延到大元山來肆虐,危害無辜的人們,所以出手相救把災害減低。

值得慶幸的是這場森林大火沒有任何人員傷亡。

水泉叔叔特別感念桐仔叔的恩情,時常將火災及逃難狀況描述給兒女聽,並囑咐兒女(兒子朱文章  現為南投縣水里城城國小校長)要設法找到我,親口說聲:「謝謝!」

水泉叔叔在大元山工作站裁撤後回故鄉南投,現在兩家後代保持聯繫,成為好友。

大元山工作站的辦公室在火災前是檜木搭建,沒有牌樓,用粗木樁擋土鋪成路面。《張平東提供圖片》

大元山工作站的辦公室在火災後改由鐵皮、石綿瓦搭建,加建牌樓,並鋪水泥路面。《 黃慧敏提供圖片》

大元山另一場大火發生於民國五十七年九月十一日那一天。

這場大火竟然發生在火災防範最嚴密的大元山行政中樞及警察派出所,真是匪夷所思。

那一天,既沒有太陽也沒友下雨,天色卻顯得有些詭異。工作站食堂裡熙熙攘攘的客人吃完午餐搭蹦蹦車繼續往翠峰、晴峰方向趕路回家,廚師可能去午睡了,在事務所上班及附近工作的用餐客人也都各自回去自己崗位,學校已經開始上課,聽不到學生的嬉鬧聲,山上又恢復了往常的寧靜,只有派出所上方的 員工宿舍裡牌友們正在玩四色牌,偶而傳來玩牌的用語及喊叫輸贏的聲音,山區就是這麼有人情味,只要不發生糾紛,彼此存著默契,便不會干預這僅存的消遣 。

午後時間,仍一如往昔,寂靜且無聊。

突然,一陣狗吠聲劃破這凝結的寧靜,大約是240分左右派出所這排木造房屋竟然竄起濃煙,好像失火了。

牌友們看到窗外縷縷黑煙趕緊放下手上的四色牌,大叫:「火燒厝!」

派出所這一棟共有4間,除派出所外共五戶人家,隔一條步道就是事務所辦公室, 蔓延的火勢首當其衝的是事務所與派出所之間總機交換室,總機值班緊急通知各單位搶救,事務所值班趕緊敲打救火鐘(是以短鋼軌吊掛著,火警時以鐵條敲打)並搶救事務所 裡重要文件,附近聽到鐘響的紛紛前來搶救,無情的火迅速延燒至整個事務所。

在事務所上方200坎(200個階梯)苗圃工作的婦女們發現山腳下不尋常的濃煙,放下工作,一路奔跑下山

3000塊會錢如果被燒掉,怎麼辦?」

「有貴重的金飾放在衣櫃裡,怎麼辦?」

在慌亂中,每家不想讓人知曉的秘密竟然和盤托出,火災後還鬧出不少糾紛。山區普遍貧窮,借錢難,討債更難,因此誰都不想讓外人知道家裡有剩錢財物放著。

「免驚!趕快搶東西。」旁邊的同夥急忙安慰  

遠在溪底苗圃工作的眾媽媽們,四公里及鄰近的員工、學校的師長全都動員幫忙滅火,有些附近住戶看火勢無法掌控紛紛將棉被及貴重的東西背著 ,遠離火災現場,駕輕便台車往四公里搬。

無情的火吞噬著檜木建造的木屋,熊熊的烈火,觸目驚心,驚惶失措。

婦女們無助地下跪,祈求老天爺幫忙滅火。

山區的建築物都是用檜木依山而建,火勢若不及時控制就有可能往上延燒,那後果就不堪設想。

已經是熊熊大火了,滅火器根本派不上用場,又沒有灌救用的輸水帶,只能提著水桶或臉盆,一桶一桶、一盆一盆的潑水撲火,或許老天爺疼惜這些無助的山頂人,風勢並未助長,火勢並未往上延燒。

雖然沒有及時雨,燒毀兩棟房屋的火勢總算撲滅了, 5戶的家產及事務所被燒殆盡,財務以及重要資料檔案的損失難以估計,所幸無人傷亡。

往昔這兩場火災,聽耆老餘悸猶存的描述,彷彿身歷其境,歷歷在目 ,不得不撰文記述

筆者說明:

說明一、大元山晴峰及翠峰湖的聚落是隨著林木砍伐遷徙,無法定居,因此無法飼養豬這類的家畜

說明二、大元國小當時飼養兔子,由於成長迅速,繁殖力強,兔肉可供食用,頗受好評。學校有時也會以廉價讓學生帶回家飼養,火災當時 父親陳清通飼養的兔子應有近20隻。

說明三、二號蒸汽集材機大元山最後僅存的蒸汽集材機,在翠峰湖望洋山下方,該處距離晴峰索道著點約有10餘公里,途中又有兩處面積非常大的崩山,由於單機作業,因此所屬員工較少蘭陽林區管理處為節約修路養路開銷,採取每2-3年集材到達運載程度再進行搶通,利用最短暫的時間將木材迅速運出。因運輸不便,柴油、汽油無法運補,只好以最原始就地取之不盡的木材為燃料的蒸汽機做為集材機。山區的工資是隨運出總材積計算二號蒸汽集材機所屬員工由於木材無法即時運出,是整個大元山林場工資收入最少的單位,日子異常困苦大家都不願意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