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殼花

阿根嬸是位勤奮的山區家庭主婦, 每天穿梭在箭竹叢與林木間拔取「草ㄚ毛」(說明一)。

大元山森林砍伐至翠峰湖一帶,居住在周邊山區婦女以採「草ㄚ毛」賺取外快 來補貼家庭開銷,是重要的副業翠峰湖一帶是台灣雨量最豐沛地區,年平均降雨量達4、5000毫米以上,苔蘚植物特別茂盛,尤其是「草ㄚ毛」最具特色,有些地方「草ㄚ毛」厚達50公分以上,阿根嬸兒女眾多,為了讓每位子女都有受教育的機會,因此特別辛勤工作。

這天阿根嬸一如往昔,背負一大袋的「草ㄚ毛」回家,打開百斤米的大蔴袋,將「草ㄚ毛」鋪在屋內地上晾乾,這「草ㄚ毛」必須經過晾曬讓其變成白色乾燥才能賣得好價錢,洗淨身上的污垢,換上乾淨衣物,阿根嬸做完晚餐後,實在太疲累,便早早就寢。應該是午夜過後,阿根嬸覺得頭頂怎麼會有溼冷滑溜的東西 纏繞著,很自然地便用手想拿掉,突然間手腕被螫咬一下,她驚醒,用手電筒搜尋。

「是龜殼花(說明二)!」阿根嬸驚叫。

龜殼花,一般體長約100公分,最大全長約150公分,頭部碩大且呈明顯的三角型,咬傷處有明顯的毒牙痕,屬於出血性毒。

阿根叔也被這淒厲的慘叫聲驚醒,急忙問道:「怎麼了?」

阿根嬸回答:「被毒蛇龜殼花咬到。」 晴峰與翠峰湖的山區,毒蛇極多,罪常見的便是龜殼花,過山刀、青竹絲(赤尾鮐)、雨傘節次之,飯匙倩(眼鏡蛇)、百步蛇偶而會碰見。

「怎麼辦!」翠峰湖一帶工寮聚落及工作地點,醫療缺乏,蘭陽林區管理處從未在此設立急救站,連一吋紗布一滴藥水都不肯給予,更遑論毒蛇血清。

阿根叔翻開棉被,趕忙用布將手腕綁緊,用利刃將毒牙痕劃開,張嘴吸吮,一口又一口,整個嘴裡地板上都是血跡。

「必須趕快送到羅東就醫,遲了可能會喪命。」阿根叔知道事態急迫,趕緊叫醒隔壁鄰居幫忙。

毒蛇龜殼花性喜陰溼,剛採集回來的「草ㄚ毛」含水量飽滿,水氣充足,這條龜殼花可能是躲在「草ㄚ毛」裡被一起帶回來,也有可能是自己從木板縫隙爬進屋內,在「草ㄚ毛」堆裡已經躲藏數日。

阿根叔與隔壁鄰居準備妥當並叫醒蹦蹦車司機,一刻不停地往羅東平地趕路。

大元山工作站的交通工具,蹦蹦車與索道雖然對往生者不提供運送協助, 以免以後會有意外事故的發生,這自然是以訛傳訛的迷信傳言,但對於重傷或病患,卻都視為己身患病,願意提供最迅速的服務。

再快速,再趕路,畢竟往昔交通工具老舊,加以鐵路在山頂蜿蜒, 彎來彎去,到達晴峰索道時,距離被毒蛇龜殼花螫咬已經超過兩小時,手腕也腫脹兩倍大。

毒蛇龜殼花的毒液屬出血性,被咬部位微血管組織被迅速嚴重破壞而出血腫脹,隨著血液將毒液擴散,若沒有即時治療,會造成死亡。

「如果沒有解毒的藥材,可能到半途就喪命。」夥伴看到阿根嬸手腕腫脹得已經變形,且不能動彈, 意識逐漸模糊,趕緊提醒阿根叔

「怎麼辦!」阿根叔看到心愛的妻子如此痛苦,心如刀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如果能夠找到八角蓮(說明三)或許有效。」同行鄰居的阿砂叔對藥草頗有研究, 馬上提出寶貴意見。

八角蓮,分布在中海拔翠峰山區,可清熱解毒,化痰,可治跌打損傷,疔瘡,蛇咬傷,消腫。

「我家後面山坡地遍山遍野都是,要多少有多少。」開翠峰段蹦蹦車的司機阿生叔回答。

「那就不要耽誤時間,趕快前往拔取。」阿根叔與阿砂叔異口同聲說道。

司機阿生叔急忙開車,約20分鐘左右停在翠峰段蹦蹦車庫旁邊,阿生叔拉著阿根叔與阿砂叔走上鐵路旁的山坡地, 約100公尺左右,便看到有大遍的八角蓮在濃密的樹林裡,阿根叔與阿砂叔喜出望外,馬上動手拔取需要的份量。

阿根叔洗淨八角蓮,將根部搗碎,萃取汁 液加入少許冷開水灌入已經沒有知覺的阿根嬸嘴裡,然後再將剩餘的藥渣敷在傷口上。

處理完畢,立即上車趕路。

約半個鐘頭,阿砂叔露出微笑,「毒已經抑制,八角蓮的藥性發生作用了。」真的, 手腕不再腫脹,阿根嬸的意識也有反應,只是還無法言語。

謝謝!」阿根叔握住阿砂叔的手,充滿著感激。

情況有改善,毒性不再蔓延,壓在眾人胸口的巨大壓力可以暫時舒緩。

經過四小時多的趕路,終於將阿根嬸送進羅東聖母醫院使用血清治療。

醫生在聽完被毒蛇龜殼花咬傷及病患運送所費時間,直說不可思議, 能夠活命是奇蹟,還好當時有使用解毒藥草處理。

阿根嬸幾天後又回到翠峰湖畔住家,每天依然穿梭在箭竹叢與林木間拔取「草ㄚ毛」,這是翠峰湖一帶家庭主婦的共同宿命,直至民國六十三年大元山工作站 林業結束裁撤為止

※依據筆者探訪這次大元山工作站唯一被毒蛇龜殼花咬傷的事件,阿根叔與阿砂叔的兒女對當時狀況均有不同描述, 如:咬傷的部位,有說頭部,有說手腕,至於當時所用解毒藥草,有說八角蓮,有說其他草藥,眾說紛紜, 莫衷一是,倒是阿生叔所說八角蓮生長位置,其兒女證實確是如此,筆者在就讀初中暑假時回大元山探望父親,當時父親調至晴峰索道工作,曾至翠峰段蹦蹦車庫散步,也上過這山坡看過這一大 片面積的八角蓮。文中所述情況,是根據龜殼花的毒性及大小自己撰寫。如果阿根叔當時沒有用利刃將毒牙痕劃開,張嘴吸吮,可能在兩小時左右便會喪命,如果沒有使用解毒藥草,也會在途中喪命,阿根嬸能夠安然無恙,實屬萬幸,是很多偶然機遇造成,阿根嬸好心才會獲得善報。至於文中所述八角蓮特殊的解毒功效,使得野外的植株遭受到大量的摘取,至今要看到它的倩影還真要靠一些運氣了。當然最重要的是:萬一被毒蛇咬傷,一定要記得毒蛇種類,到醫院注射血清治療。

筆者說明:

說明一、草ㄚ毛: 學名狹葉泥炭苔,分布在晴峰及翠峰湖一帶,吸水性特別強,晒乾後彈性佳,以前可以拿來做枕頭、沙發,現在則用在園藝養蘭。

說明二、龜殼花俗名牛角蛇、烙鐵頭龜殼花為中型蛇類,一般體長約100公分,最大全長約150公分,頭部碩大且呈明顯的三角型,體背為黃褐色或棕褐色,並有一系列不規則形的黑色斑塊,狀似龜殼花紋因而得名。背鱗為2627縱列。體背中央有一行較大狀似龜殼之暗茶色斑塊,體兩側也各有一列較小狀似龜殼之暗茶色斑塊,上下相連且左右彎曲呈波浪狀斑紋,有明顯保護色作用是台灣常見毒蛇中攻擊性最強者。臉側有頰窩,夜間可感知哺乳類的體溫。其口內有一對大管牙,號稱是台灣毒蛇中毒牙最大者,也是台灣常見的毒蛇中攻擊性最強者,以往的咬人率居第2位,1970年以後升高到第1位,死亡率居則第4位,約7%,為大多係未能及時就醫者。咬傷處有明顯的毒牙痕,屬於出血性毒,咬傷後患處腫痛、瘀血、起水泡及血泡。

說明三、八角蓮: 可清熱解毒,化痰,可治跌打損傷,疔瘡,蛇咬傷,消腫。不過,藥性強,曾發生誤食過量而喪生。八角蓮屬於小蘗科植物,學名為:Dysosma pleiantha。花期為春末,花苞由兩葉柄交叉處生出,常常是數朵簇生,下垂的花苞開出紫紅色的花朵,依然害羞模樣的低下花容,讓人不易看個真切。其特殊盾形掌狀的葉片是認識它的標記,想要察覺是否有花苞開出,可要注意是不是有兩片葉子生出喔!八角蓮生育環境分布於海拔1000公尺至2500公尺,常見於陰濕的闊葉林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