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山林場的林工經濟狀況

礦工是活著已先埋,伐木工則是死了還沒埋,道盡山區林工飽受蹂躪的悲慘命運,加以高海拔天候苦寒,極度危險的工作環境,從未有任何急救設施及藥品,食物及生活補給困難必須仰賴林場合作社,然卻哄抬物價受盡剝削,居住工寮簡陋,員工貧窮家徒四壁,員工兒女受教育艱困,...... 總總惡劣情況讓外界無法暸解無法想像。

山區工作的低層林場員工及其眷屬貧困狀況讓人無法想像,居住的簡陋工寮用鐵皮隨便搭建,夏天似烤爐,冬天成冰箱 ,遇到颱風來襲,屋頂極易掀掉,鐵皮到處亂飛,工寮依工作地點遷移,通常每年需遷一次,砍伐集材地點每搬遷一次,海拔也越高,天氣越寒冷,這些工寮都是暫時住處,是台灣僅見的遊牧民族,居無定所,沒有住址、門牌號碼。加以在山巔工作,從未有官員或民意代表前往探詢關切,從未得到社會眷顧重視,只有聽天由命、自生自滅。

山區的林工滿臉淒苦與無奈。

《大元國小校友  陳麗鳳提供圖片》

       童年時在翠峰湖的林場員工所住的工寮就是如此屋子,用鐵片覆蓋在屋頂及牆面,冬天寒徹骨,夏季熱如烤爐,遇颱風則屋頂掀掉,鐵片亂飛。《10/06/2005攝自棲蘭山退輔會宜蘭森林開發處員工工寮》

       山區的工人衣服襤褸與居住平地前往視察官員筆挺西裝的穿著形成強烈對比。        《大元國小校友  陳阿月提供圖片》

       大元國小老師馮致中利用暑假至翠峰湖家庭訪問與孩童合影,照片中可以看到學生簡陋的住家。

大元國小老師  馮致中提供圖片》

小學二年級時,認識了許多字,父親拿著一個土黃色的空信封讓我看,信封上用黑色印著「蘭陽林區管理處薪俸袋」,下面有表格,表格第一欄是薪俸總額,用鋼筆寫著藍色60.00,意即薪俸總額新台幣60元。表格第二欄開始寫著消費合作社的各項賒帳數額,下面是賒帳總額。最後一欄是結餘,藍色鋼筆字寫著欠款額。

記憶猶新,欠款額比薪俸總額多,薪俸袋當然是空的,父親顯然是想知道何以會是如此情況。

很難想像薪俸總額只有新台幣60元,折合美金是1.5元,那時美金與新台幣的匯率是固定的1:40。

林工的經濟如此淒涼,生活必然困頓。

台灣光復至民國六十年代,蘭陽林區管理處冷酷無情,極盡所能剝削苛待林工,不僅工資極低還利用採購運銷制度抽取高額利潤,購買日常用品及果菜肉類先賒帳再從薪水扣除,山區食物取得比平地困難且昂貴許多,使工人再度承受不合理剝削,永遠是被壓榨的受害者,永無翻身之日,許多林工的薪水袋內經常空無分文而是欠條清單

欠款額超過相當數目,蘭陽林區管理處便開始以威脅恫嚇的手段催款林工無力償便威脅開除甚至揚言採取法律解決,迫於無奈只能賣女下海還債

小學時,常看到身邊有些女同學躲在學校角落偷吃藥丸,後來這些女同學都在畢業後被賣到酒家或妓女戶,下海陪酒陪宿。長大後才知道這些女同學吃的藥丸是女性荷爾蒙,讓身體加速發育,讓女性特徵顯著。

往昔想進入山區林場必須申請甲種入山證民國六十年代 台灣進行戶口全面大普查,負責普查的人員終得進入神秘的大元山翠峰湖山區,種種資料顯示是台灣最貧窮的人間煉獄,生活水準遠比在山腳的寒溪泰雅原住民部落還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