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紛飛的日子

下雪了,山區人家是喜是憂,每個人的臉上表情都不一樣。

翠峰湖每年都會下幾場大雪。

其實不用下雪,翠峰湖每晚攝氏零下的氣溫,足夠讓人凍僵,冷颼颼的寒風吹襲,隔日清晨全山頭,全湖邊草地,白茫茫一片,跟下大雪沒啥兩樣,這種景觀稱為「霧淞」或「樹掛」。不過,這美景只要陽光出現,氣溫升高就會消失。

翠峰湖嚴冬,水氣瀰漫潮濕,經晚間攝氏零下氣溫的凍結,清晨便可看到「樹掛」或「霧淞」的美景。

翠峰湖還有另一奇觀,山區的人稱為「鑽地霜」,翠峰湖山區終年雲霧飄渺,水氣豐沛彷彿神仙的故鄉,是台灣降雨量最多的地方,每年雨量超過5000毫米,這濕淋淋的地上,到夜晚便被攝氏零下的氣溫凍住,形成一條條從地表冒出來形似蕈狀物的透明冰柱,這透明的冰柱力道強大,可以把幾噸重的巨石頂起,如果斷崖山壁的石塊被頂起,順勢滾落在蹦蹦車鐵路上,交通就會中斷,運材系統就會停頓,那就苦了「鐵路養護工」。

 山區林場,每日最早起床上工的便是這「鐵路養護工」,清晨三、四點就必須拿著手電筒,在黑夜裡巡視責任區段裡鐵路的狀況,如果有巨石塊崩落或橋樑有狀況,便得馬上通知蹦蹦車司機不能出車,在強風豪雨的天氣,如颱風或梅雨季節,或者寒冷的冬季,「鑽地霜」容易造成落石,「鐵路養護工」更要頂著惡劣天氣巡視,一點都不能馬虎, 直到巡視完畢,這時天才剛亮,吃完早餐又得拿著修路工具上工,由於工作非常辛苦,山區就以「苦夫」來稱呼「鐵路養護工」。

翠峰湖雪景        《邱文智提供圖片》

平地是在炎炎夏日吃冰,山上的孩童卻是在天寒地凍的下雪日子才可以吃冰, 只要用碗或杯子從雪地舀起乾淨潔白的落雪,小心翼翼地拿掉落葉或細樹枝,然後加上蔗糖或醃製的“李ㄚ鹹”便是好好吃的冰砂,坐在火爐旁,穿著厚厚的衣服,一邊烤火禦寒, 一邊用湯匙舀冰猛吃,這滋味至今讓人懷念。

屋簷滴水形象的條條冰柱也不錯吃喔!紅咚咚又冰凍的手握著透明的冰柱, 一邊發抖喊冷,一邊嘴巴含冰吃雪,這情境只有高山地區的人可以獨享。

幾個孩童拿著鋤頭或鐵鏟在雪地裡堆雪人,用鐵杉果實當眼睛,用短粗樹枝當鼻子, 戴上斗笠或安全帽,這雪人就完成了,在雪人旁打雪戰,你丟我丟,雪蓬鬆還得壓實些,才有辦法扔出去,鬆軟的白雪打在身上不傷身,大家可以玩得興高采烈。

大人可不一樣,眉頭深鎖,冷颼颼的寒風吹得雙手凍僵, 媽媽們得在冰水裡洗菜淘米,苦不堪言,爸爸們擔心這場大雪不知道是否會造成災害,如果交通中斷,木材無法運載,那收入就會減少,日子怎麼過,一旦交通出現狀況, 食物無法運補,用扁擔肩挑得走幾十公里的山路。

正在下雪,蹦蹦車因鐵軌過於濕滑,只能停工。《 大元山工作站退休員工  黃清河提供圖片》

下雪當然不上工,最難捱的還是整天枯燥乏味的日子怎麼過, 總不能老是坐在火爐旁邊,串門子是打發日子的方法之一,山區聚落才幾戶人家,沒多久就可以繞一圈回家,或繼續圍在火爐旁看著爐火,或躲在被窩裡打哆嗦發抖。

終於有人按捺不住,翠峰湖邊雪白的草地,有幾個明顯的黑點在移動著, 這些人影不約而同緩緩地朝翠峰湖畔的一戶住家走去。

這些人就是這麼有默契,推開這戶住家木門,坐到火爐四周烤火,住家主人打量這些臉孔, 一言不發 走到另一房間,拿出一包物品,打開後,大夥兒眉開眼笑,頓時熱鬧許多,是賭具,是「四色牌」(說明一)

這種大雪的天氣,交通鐵定中斷,警察不可能在如此惡劣氣候,走數十公里來此巡視,賭場如此偏僻,這時賭博是最安全的。

有時,住家主人如遇三缺一時會湊合成局,或者興致高昂也會加入戰局。

「大家盡量賭吧!今天雪下得這麼大,積雪很深,橋樑上的枕木與鐵軌都被掩蓋,我看明天也不可能放晴,可以繼續玩兩、三天。」住家主人興致勃勃地說,她知道這幾天又有肥水可撈。

這種臨時賭場有個不成文慣例,贏家或莊家必須拿出相當比例的金錢付給設立臨時賭場的東家,當做服務費及準備吃的餐點,所以設立臨時賭場的東家眼看牌局已成,自然喜形於色。其實說真的,每次賭博,獲利最多的就是東家。

今天雪大,山區無聊,前來的賭徒很多,有男性員工,有女性眷屬。

「要玩大的,這樣才刺激,才會有輸贏。」

「我要玩小的,我玩牌是在打發時間,輸贏對我沒啥意義。」

這些賭徒爭得面紅耳赤,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場地很大,大小各設一場,大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如此便沒有爭論,如何?」住家主人出面打圓場,她知道牌局越多,肥水越多。「如果喜歡,我還有“牌九”(說明二)的賭具,可以再開幾局。」

於是就這樣,「四色牌」與「牌九」的臨時賭場就開場了。      

「主人,今天牌局這麼多,一定會收不少錢, 招待所裡為旅客及出差準備的食物很多,正餐及點心要“青超”要“蓬拍”(說明三)些。」

「好啦!好啦!你們玩牌吧!吃的東西一定讓大家滿意。」主人眉開眼笑, 滿心歡喜地説。

這賭場是八卦謠言,道聽途說來源之地,也製造了許多糾紛爭端的事件。

「晴峰鐵路線路尾阿崑的女兒, 聽說前些日子被賣到酒家當酒家女。」主人開頭說話。

「阿崑的女兒!是那位成績功課都很好,又很美麗的女孩子。」

「對!不僅美麗,也是很孝順,很乖巧的女孩子。」

「就是很孝順很乖巧才會體諒父親被逼債,走投無路的情況,只好跳下火坑, 賣身幫父親還債。」

「這女孩子這麼乖巧,我還打算讓兒子娶為媳婦呢!」

「阿崑賭博輸掉這麼多錢,又讓女兒枉送一輩子幸福,以後良心如何交代。」

賭客們一面玩牌,一面七嘴八舌地聊天。

「人在福中不知福,山上有一個員工,父母親在南投家鄉遺留一大片土地, 約有2-3甲,也幫他找一位美麗又賢慧的童養媳,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感情也不錯,結婚以後還生了兩個兒子,不知怎麼稿的,他竟拋棄妻兒,讓妻子辛苦耕作那麼大片田地, 種薑、種鳳梨、種茶,還得照顧年幼的兒子和年老的婆婆,自己卻跑到山上,賺的錢也不寄回去給妻兒,聽說都給了另一個女人,這女人也是山上的,而且是有夫之婦, 兩人還生了一個兒子。」

「是誰!」

「不能講,這會破壞人家的家庭。」

「對!這不能講。」

「還有另一個夭壽的男人,與妻子感情不好,他想了一個辦法, 到羅東買了一大袋的茼萵讓妻子炒菜,結果一大袋的茼萵變成一小盤的茼萵,於是把妻子打得鼻青臉腫,說妻子偷吃,妻子只好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來山上。」

「這茼萵菜,有人又叫“打某菜”。」

「真可憐,不過最讓人同情的是兩位年幼的兄妹,從此沒有媽媽照顧,媽媽想看他們, 只能偷偷摸摸地到學校宿舍,順便買些衣物給這兩位兄妹。」 

這些賭客難得良心未泯,同聲感嘆:「唉!••••••。。。」

「前一陣子,伐木組阿水叔娶了一位“後某”(說明 四),他的原配妻子不久前才剛過世。」

「阿水嬸是個好妻子,很賢慧,她想讓自己先生中午有熱的便當吃, 這樣對身體比較好,就做了許多好吃的飯菜,自己循著伐木的山路,結果不小心被滾動的巨木壓斃。」有人打抱不平地說。

「這就是每個人的命運不同,阿水叔有錢娶“後某”,卻不肯拿錢給兒女上學, 聽說他的兒女功課都很好,都是班級第一名喔!」

「這邊還有一位未成年的童工,他成績很棒考上初中,想不到, 父親看錯信號,活生生被集材的巨大木材壓死,因此只好當童工,擔任信號手,賺取的少許金錢,被母親拿去賭博,自己也被兄嫂苛待,每日上工,哥哥的便當, 嫂嫂準備的是有魚有肉有蛋,自己的便當,嫂嫂準備的是只有醃瓜跟蔬菜。」

「唉!聽說他給兄嫂的伙食費很多,兄嫂怎麼如此對待他,有夠沒天良。」

又是大家同聲感嘆:「唉!••••••。。。」

賭場就是這般散播小道消息,是真是假,總讓人撲朔迷離,捉摸不定,不過, 可信度極高。

第二天,天未晴,雪未融,還不能上工,眾賭徒繼續熬夜,玩得盡興, 只是十賭九輸,有些家庭可能要鬧革命,糾紛不斷,家暴賣女的戲碼永遠上演不完。

這兩天設立臨時賭場,讓住家主人有了一筆不少的意外之財。

             

筆者說明:

說明一、四色牌:又稱「10胡」,該賭具是用白、綠、紅、黃等四色紙,紅、黃色紙印上帥、仕、相、俥、傌、炮、兵等字,白、綠色紙印上將、士、象、車、馬、包等字,胡數計算:如兵或卒四種不同色各一隻是五胡,兵或卒三種不同色各一隻是三胡,將士象或帥仕相是二胡,車馬包或俥傌炮是一胡,車車車(明碰)是一胡,車車車(暗碰)是三胡,車車車車(暗槓)是八胡.......,胡數在10胡以上而且沒有雜牌即可胡牌 ,當你摸到別家正在聽的牌,即算放槍,同理別家摸到你聽的牌你就可以胡了當別家丟的牌是你聽的牌即可胡了,玩家如果能胡牌時,一定要胡牌(不能過水),玩家如果能槓牌時,一定要槓牌當你自己摸到聽的牌即為自摸,一人發20支牌,頭家發20支 ,不能將吃進的牌支打出,否則算違規。四色牌因紙張較差,深怕有人故意污 損或掐捏做記號,玩幾圈後必須換牌。

說明二、牌九:牌九是古代中國傳統骨牌遊戲的一種,玩法是依據兩扇骨牌點數的不同組合,來比較大小,以決勝負。據說牌九始於宋代。牌九,即排出九的數目之意。牌九最大的對牌「至尊寶」,兩牌點數相加就是九點。有文子:在32隻牌當中,11種牌有兩隻.這種成雙的牌稱文牌或文子。有武子:在32隻牌當中,有10隻牌沒有成雙。其中8隻有點數相同,但圖案不同的"對應牌"。而2種只有單獨一隻。這種牌共有10隻,稱武牌或武子。骨牌牌九的基本玩法就是以骨牌點數大小分勝負。骨牌牌九又分大牌九與小牌九,大牌九是每人四張牌,分為大小兩組,分別與莊家對牌,全勝全敗為勝負,一勝一敗為和局;小牌九是每人兩張牌,勝負立現,由於乾脆利落,小牌九流行較廣。

說明三、“青超”、“蓬拍”:台語發音,意思是豐盛好吃

說明四、“後某”指的是續弦,“某”:台語發音,意思是妻子、老婆、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