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峰湖抓青蛙的回憶

「去抓水雞!」緊接著一只可以裝百斤米的大蔴袋就在眼前。

「什麼是水雞!」,雞很怕水,怎麼會跟水有關係,難道雞養在水裡,會游泳,我家五位姐弟自小生長在山區,對這個新名稱實在摸不著頭緒。

「媽!捉雞用手抓就可以了,需要用蔴袋嗎?」四姐弟實在不知道這只百斤米的大蔴袋有何用處。

「去埤ㄚ(說明一)抓!你們現在放假,閒著沒事,去抓一些水雞回來,可以多做幾道菜下飯。」這是民國五十年時,翠峰湖被發現後第一次放假回家,隔日一大早,母親要五位姐弟做的事情 。

「最近發現一個很大的埤ㄚ,那裡很漂亮,你們可以去那邊玩,順便抓一些水雞回來,不過,你們不會游泳,千萬不能下水玩。」但是這蔴袋跟水雞,母親還是沒有詳細解釋。

於是五位姐弟便與隔壁玩伴在兩家母親囑咐下,一起出發前往埤ㄚ抓水雞。

父親陳清通與隔壁陳拾馴這兩家當年就住在離翠峰湖約二公里的晴峰林場聚落, 隔著一片木牆居住,兩家親如兄弟,命運十分類似,都是山區受到排擠輕賤,是裁員的主要對象,在組頭當家時期,每組運材的收入與裡組員的收支都需由組頭負全責,當時員工的日常生活所需,如:米、油、鹽、菸、酒、菜、豬肉、過年過節祭拜用品、牲畜.......等都是員工消費合作社代辦,員工消費合作社售賣物品再加服務費及運費, 價格比平地羅東市場昂貴許多,簡直是剝削勞工,幾乎所有員工每月薪資扣除員工消費合作社的花費已經剩餘有限,如果員工不夠支付,年度結算時便得由組頭代墊。父親陳清通與隔壁陳拾馴兩家都屬臨時工,生活非常儉樸,雖然未有赤字出現,但是兒女眾多,因此被各組頭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兩家子女都很乖巧,功課都很不錯,但是父母收入有限,姐妹都有成全弟弟的心理,弟弟也都不負期望,都完成大學學業,有固定平穩收入,擔負照顧年老尊親責任,也都讓尊親能夠頤養天年。 

父親陳清通與隔壁陳拾馴相同處境,親如兄弟,兩家母親更像姐妹般相互疼惜,感情亙遠數十年直至母親亡世,兒女自然更為親密,時常在一起玩耍。

自民國五十年巨大神木被砍倒,翡翠般的翠峰湖被發現,名聞遐邇,讚歎聲音不絕於。翠峰湖的湖形特殊,有大小兩湖中間有水道相通呈葫蘆狀,枯水期時湖岸四周綠草披地。沿著湖的四周群峰環峙,雲霧縹渺,山嵐迷濛,如夢如幻,景致千變萬化,宛若是置身在薄霧之中的娉婷少女,神秘的讓人想一窺它美麗多變的面貌,天氣清朗時,湖面清澈如鏡,山影樹姿倒映在水面,掩映成趣,稱之為「翠湖倒影」,走在山林之間林木參天羅列著,處處充滿了原始的氣息,彷如走入了人間仙境。    兩家兒女在嬉鬧中朝埤ㄚ前進,約走近兩公里的蹦蹦車鐵路,到達集材機位置,開始下坡走伐木時臨時踏出來的山路,沿途巨木參天,濃密樹梢相接, 幾乎看不見藍天,時當正在砍伐集材階段,一路上時時聽到「樹木要倒啦!注意閃躲。」,「要注意腳下及頭上的集材鐵纜線,不要被纏住,以免發生意外。」, 伐木叔叔們及集材叔叔們不斷提醒著。

在數人才能合抱的神木群中穿梭,美麗的埤ㄚ在眼簾忽隱忽現,走出原始森林後, 是一碎石斜坡,草叢稀稀疏疏,不過卻有不少青蛙自草叢跳躍出來。在山區,這群孩子只看過蟾蜍的蛙類,知道那是身體都有毒腺不能碰觸,當生平第一次看到這種身子瘦長的青蛙,身體兩側還有咖啡色條紋充滿好奇也不敢隨便亂抓但青蛙實在太多,終於有同伴叫道:「那是水雞!」

「這是青蛙!怎麼會是水雞?」還是有人不相信。

住在大元山的人都很純樸憨厚,有人從出生到長大從未下山到羅東,所以曾經鬧過笑話。其中有則流傳的笑話是,某人初次到羅東,看到路邊有人在小攤子吃豆漿油條,一邊喝豆漿一邊用油條在碗裡攪動,他不知道油條也是食物,回到山上即到處告訴人說,山下的平地人真奇怪,為什麼一大早就喝一種白色的濃湯,還用一根不知是什麼的古怪攪涼來喝,而且還吃著木棒。另外,有個人在平地望見田野裡的水牛,回到山上便四處形容,平地人養的狗都是好大一隻,頭上還長了兩隻角。

「這是可以吃的青蛙,不是蟾蜍!以前在平地,稻田裡常有比較大的青蛙,大家都以“田雞”稱呼,所以這種青蛙應該就是水雞。」

經過一番爭執討論後,水雞就是可以吃的青蛙(說明二),大家便開始比賽,看誰抓的最多。

        翠峰湖捉青蛙               《陳明來提供圖片》

走完了碎石斜坡,繞過一小段草叢比較少的湖岸,到達一大片看似無邊際的草原, 這邊是沖積平地,燈心草生長繁茂,每一簇草叢高度都超過膝蓋,當然草越茂蛙越多,在湖邊水湄或低窪的濕泥地上,任何一簇青草,只要隨便用腳一撥,都會跳出七、八隻甚至十幾隻青蛙。

好多青蛙, 趕快抓。」同伴們捉青蛙的時候,先用腳撥動草叢待青蛙跳出,大家像餓虎撲羊般地用手抓住往麻袋裡放,如此嘻嘻哈哈、左撲右撈、東跨西闖地在湖邊盡情地跑玩得不亦樂乎。

「有蛇,是龜殼花。」(說明三)忽然有同伴驚惶失色,大聲喊叫 。因山區謠傳用手指頭指著蛇,以後手指頭會潰爛,於是同伴握著拳頭向前方示意。

「不要去碰牠,讓牠自行離開。」

提高警戒心,環繞湖邊草地,玩了兩個小時之後,輕易地便能捕捉到大半個麻袋的青蛙。力氣大的多捉一些,力氣小的少捉一些,每個人都是豐收,快樂地揹起麻袋循著原路回家。

翠峰湖以盛產青蛙著名,由於沒有魚類等天敵,數量多得不得了,讓人瞠目結舌,在繁殖季節,湖畔的青草上都為之變色,到處都沾粘纏繞著成團成簇的白色蛙卵,就像有人刻意遍地散佈的棉花團。

這大半個麻袋的活青蛙,正是一家人未來幾天,甚至一兩個星期的佐餐佳餚。

媽媽們通常會先處理近兩天要吃的,其他放養在大型木製水缸裡。工寮裡家家戶戶都有大木蓄水缸,總有些工寮暫時沒人住,工寮裡的木製水缸便是放養青蛙的好地方,每隻木製水缸都備有木板蓋子,一旦蓋上,青蛙插翅難逃。而牠們生命力強,在蓄水的木桶裡活個兩三個星期毫無問題。

媽媽們宰殺青蛙的方法是,用菜刀逐一把青蛙的頭剁掉,然後在青蛙肚皮上劃一刀,順勢即可將青蛙的皮剝掉,同時掏掉內臟。烹煮時,可依家人喜好口味蒸煮炒炸。

掏掉的內臟可以飼養雞、鴉、鵝等家禽。

只要吃過青蛙的人都知道,牠的肉質比雞肉、豬肉都細嫩鮮美許多倍,因此才叫「水雞」。

五姐弟與隔壁玩伴吃完美味的青蛙料理,終於知「水雞」的來由。

抓水雞也變成每一位曾經住翠峰湖周邊最獨特的童年記憶。

只是好景不長父親陳清通與 隔壁陳拾馴這兩家當鄰居的時間不多,翠峰湖四周原始森林砍伐結束,工寮聚落搬到翠峰湖邊居住,陳 拾馴亦隨之前往,而父親陳清通則被安排至翠峰蹦蹦車鐵路末端的二號蒸汽集材機工作,這是整個大元山林場最令人傷心的工作地點

二號機大元山最後僅存的蒸汽集材機,在翠峰湖望洋山下方,該處距離晴峰索道著點約有10餘公里,途中又有兩處 面積非常大的崩山,由於單機作業,因此所屬員工較少蘭陽林區管理處為節約修路養路開銷,採取每2-3年集材到達運載程度再進行搶通,利用最短暫的時間將木材迅速運出。因運輸不便,柴油、汽油無法運補,只好以最原始就地取之不盡的木材為燃料的蒸汽機做為集材機

山區的工資是隨運出總材積計算二號蒸汽集材機所屬員工 由於木材無法即時運出, 是整個大元山林場工資收入最少的單位,日子 異常困苦大家都不願意前往。

大元山最早使用的蒸汽集材機。《大元山工作站退休監工游杉期提供圖片》

筆者說明:

說明一、埤ㄚ:翠峰湖最早的名稱

說明二、翠峰湖的青蛙,學名“拉都西氏赤蛙”。

拉都西氏赤蛙身子比平地的青蛙瘦長,身體兩側有咖啡色條紋。這種青蛙,在低海拔也能生存。

特徵:中型,♀5-6cm、♂4-5cm。背側摺粗厚明顯,又稱闊褶蛙,背部皮膚粗糙,為紅褐色或棕褐色,腹側有大黑斑。

出現棲地:適應力強,常出現在住宅區附近之溝渠、水池、山路旁水溝或山區草澤,平常在陸地覓食,繁殖期時會移到水邊。

繁殖與行為:繁殖期為全年,春夏秋冬四季皆可繁殖。因其為內鳴囊,所以叫聲小而細長,聽起來像關門聲或撒嬌聲。繁殖期時群聚於水邊,其卵粒常相連成長條狀纏繞在水中的植物上面,而有時會聚成團狀;蝌蚪為棕色,尾鰭透明。

說明三、也許有蛙必有蛇吧!翠峰湖曾看過百步蛇、龜花、過山刀、眼鏡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