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峰湖雪景        《邱文智提供圖片》

霧中群山,出浴仙女─大元群山,峰巒疊起,早晚時分,煙雲飄渺,山林景色,瞬息萬變,

忽而雲封霧鎖,清翠峰巒,若隱若現,好似出浴先女;

忽而雲霧下沉,白茫一片,群峰露頂,好似海中群島,自然景象之奇妙,令人嘆為觀止。

 

翠峰湖的發現及名稱演變

 

在民國50年之前,台灣地區甚至於整個地球都不知道在大元山區有個美麗無比的湖泊,最靠近此湖的寒溪泰雅部落及四季泰雅部落裡也都沒有這一湖泊的動人傳說故事,林務局所屬蘭陽林區管理處大元山工作站伐木員工從未察覺會有一顆璀璨的翡翠即將和世人碰面。

元山工作站伐木組有一組工人分配到一棵10人才能合抱的巨大扁柏,組頭給的工作時間是2-3天,當時還未有汽油發動的鏈鋸機,伐木依舊停留在人力拉動的鐵鋸,這一組工人心裡嘀嘀咕咕著,這麼大的樹木這麼短的時間要處理完畢,實在刁難!老大不情願的勉強工作,竟然忘記砍伐前要燒香拜拜。在台灣林業依循日本傳統,每超過數千年的巨大數木,鐵定有樹神,所以稱為“神木”,砍伐前依傳統應該燒香拜拜。這一組工人的疏忽使得這幾天狀況不斷,不是斧頭柄斷裂就是鐵鋸被樹幹夾住無法動彈,遠超過組頭規定的時間還被臭罵一番。

在使用人力伐木時期,先使用斧頭在樹木傾倒的方向劈成一三角形大缺口,然後再在樹木另一邊開始以長鐵鋸將樹木鋸斷,如果伐木工判斷錯誤,誤劈三角形大缺口的位置,會造成傷亡事故。

樹木終究會砍倒,就在大樹倒下,壓倒其他低矮的雜木瞬間,這一組工人瞠目結舌,臉上現出驚喜神情,高興的不是工作完成可以交差,而是眼前出現非常美麗、非常廣闊的湖泊,再次擦亮眼睛才敢確認是事實。

當晚,距離這湖泊約一公里的晴峰段聚落,人言鼎沸,這顆璀璨的翡翠終於和世人碰面,為人知曉。那總該給個名稱吧,當時沒有文人雅士在場,這聚落裡的工人大多數是目不識丁的文盲工人,大家議論紛紛,有人提議就叫“埤ㄚ”,名稱就如此暫時定下。

不過,這“埤ㄚ”並未給大家帶來好運,由於事先未和當地神祇溝通,侵犯了祂數千年的寧靜,“埤ㄚ”附近聚落多名工人溺斃其中,“魔神ㄚ”、“水鬼”、“魑魅”、“山神”的影響帶來許多無助的驚嚇與恐慌。

被“水鬼”第一個盯上的是剛從太平山林場轉來,晴峰段聚落裡最年輕的小伙子,“水鬼”像是在向眾員工宣示:年輕力壯的都無法逃出我的手掌,更何況其他人。年輕的小伙子新婚不久,妻子剛懷孕,在下工返回聚落住家,就在“埤ㄚ”邊無緣無故落水,同伴見狀,趕緊上前援救,數人拉著這年輕工人的兩手臂,竟然無法將他拉起,往下拉扯的力道太大,這群無助的工人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慢慢往下沉沒,終於滅頂。聚落裡數人一組輪流守在湖邊,三天後,在“埤ㄚ”的另一頭,屍體浮出。

由於當時傳言,若山區交通工具搭載屍體,以後會有事故不斷發生,林場當時又沒有任何醫療用具,只好拆下門板充當擔架,以破舊藺草席覆蓋,從晴峰段聚落開始走路,途中需走三段蹦蹦車鐵路,四段索道山路,費時整整一天,大家筋疲力盡,體力耗盡,才將屍體運送至羅東辦喪事。

記憶裡,或許過度砍伐森林影響生態環境,讓世居此地的生靈無法安定,因此觸怒當地神祇,就在這與“魔神ㄚ”、“水鬼”、“魑魅”、“山神”的糾葛裡,這個美麗的“埤ㄚ”曾經驚傳幾件林場工人或遊客在湖中溺斃的意外事件,究竟是失足跌落還是什麼原因,誰也不清楚。人們驚惶之下認定必有「魔神ㄚ」霸佔湖域。

員工宿舍(工寮)也從一公里外遷往“埤ㄚ”的四週,種種靈異現象更經常發生。

“埤ㄚ”四週的狗群時常在深夜群起狼嘷吠叫。

有幾位曾經是“乩童”的林場員工經常神鬼附身,突然起乩跑到湖邊,然後無意識又跑回住家,全身虛脫躺臥地上。

林場為安撫員工情緒,總是會在“請媽祖”活動時,從員工家鄉拜請嘉義朝天宮的媽祖、南投松柏嶺受天宮的北極玄天上帝(說明一)、羅東媽祖宮的媽祖、還有台灣其他各地有名的神祇一起運用神力鎮魔收妖,但只能短暫安寧,意外事故還是不時發生。

由於事故不斷發生,多人喪生,人心惶惶,大家討論後決定,由工作站從羅東請來道行法力高深的道士前來作法,希望能驅邪逐魔保佑地方平安。

各家戶儘管手頭不寬裕,也想盡辦法湊了幾擔酒菜,挑到湖邊現場配合祭拜。

未料,那個從山下請來的道士經過不斷地搖鈴、唸咒、潑灑米酒、撒鹽米、吹牛角……,忙了大半天的法事之後,突然雲霧撲天蓋地湧現,頓時湖面白茫茫一片,分不出何處是山何處是湖,道士蒼白的臉上流露出驚惶失措的神色,結結巴巴地跟大家宣告:「依我看,這『魔神ㄚ』乃是幾千年修煉,而且吸足了天地自然的精華,在這裡已不是短時間,恐怕鍾馗親臨也無可奈何,唉!我看任何人都沒辦法將牠驅離。」

幾句話一說,說得所有人傻在那兒,不知如何是好。似乎連四週山林裡的鳥蟲,也在瞬間噤聲不語,湖邊的氣溫更是一下子驟降了好幾度。

「我看只能這麼辦吧!」彷彿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那道士才開口打破僵冷的場面:「天地之間,無論人、神、鬼怪,都需要有活動的空間,誰也不能逼得任何一方無路可走。“埤ㄚ”看來像是由大小兩個姐妹湖所連接,幾次意外大多發生在面積較小這一端,不如由我來和『魔神ㄚ』打個商量,也就是說彼此劃個活動範圍,今後就請『魔神ㄚ』住在湖面較窄、湖岸較陡的這一頭,人鬼互不干擾。」

林場的員工實在也想不出更好的因應辦法,只有認同道士的做法,就在此時雲霧散開,陽光乍現,“埤ㄚ”恢復往昔美麗的面貌。

說也奇怪,從此之後再也沒發生過有什麼人在“埤ㄚ”溺斃的意外。

就在“埤ㄚ”被發現第一次放假回家,父母親就跟我們姐弟說,在住家聚落二公里外有一剛發現的湖泊,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便約同隔壁玩伴陳玉娥、陳明來、陳玉英,以及我家三位姐姐陳英、陳美、陳祝及弟弟陳東泉,八人一起前往“埤ㄚ”,出發時,兩家母親各自再三交代絕對不能下水遊玩,並交給一裝百斤米的麻袋,囑咐要一邊玩一邊抓“水雞”(青蛙)回家加菜,大家懷著狐疑的態度,山區怎麼會有“水雞”,會多到用麻袋裝嗎?

於是一手拿著木棍,一手拎著麻袋,走進父兄們上工伐木和回家所踩出來的山林小徑,這條森林裡的小徑舉目所見都是六人以上才能合抱的神木,林蔭蔽天,花鳥為伴,一路上吃著野草莓,忘情地哼著才從課堂裡學來的歌曲,嘻嘻哈哈走向“埤ㄚ”。

終於見識到“水雞”多到讓人瞠目結舌,估計應有數百萬隻,在湖邊水湄或低窪的濕泥地上,任何一簇青草,只要不是霜雪冬眠時期,隨便用腳一撥,都會跳出七、八隻甚至十幾隻青蛙。因此,童伴們到“埤ㄚ”畔捉青蛙的時候, 先用腳撥動草叢待青蛙跳出,大家像餓虎撲羊般地用手抓住往麻袋裡放,如此嘻嘻哈哈、左撲右撈、東跨西闖地在湖邊玩了兩個小時之後,輕易地便能捕捉到大半個麻袋的青蛙。八個人都是豐收,快樂地揹起麻袋循著原路回家。

翠峰湖的青蛙一直多得不得了,每到產卵季節,湖畔的青草上都為之變色,到處都沾粘纏繞著成團成簇的白色蛙卵,就像有人刻意遍地散佈的棉花團。

翠峰湖捉青蛙               《陳明來提供圖片》

這大半個麻袋的活青蛙,正是一家人未來幾天,甚至 一兩 個星期的佐餐佳餚。媽媽們通常會先處理近兩天要吃的,其他放養在大木桶裡,工寮裡家家戶戶都有大木桶,做為蓄水缸。總有些工寮暫時沒人住,工寮裡的木桶便是放養青蛙的好地方,每隻木桶都備有木板蓋子,一旦蓋上,青蛙插翅難逃。而牠們生命力強,在蓄水的木桶裡活個兩三個星期毫無問題。

媽媽們宰殺青蛙的方法是,用菜刀逐一把青蛙的頭剁掉,然後在青蛙肚皮上劃一刀,順勢即可將青蛙的皮剝掉,同時掏掉內臟。烹煮時,可依家人喜好口味蒸煮炒炸。只要吃過青蛙的人都知道,牠的肉質比雞肉、豬肉都細嫩鮮美許多倍。

翠峰湖的青蛙,學名“拉都西氏赤蛙”,牠身子比平地的青蛙瘦長,身體兩側有咖啡色條紋。這種青蛙,在低海拔也能生存。

“埤ㄚ”這顆璀璨的翡翠珍珠被發現後,便名聞遐邇,各地遊客、登山客、文人墨客從四面八方擁來,搭乘大元山木材運輸系統前往尋幽訪勝,大元國小首任校長李有權身邊保有一幅“雙猴圖”即是明證。

雙猴圖        《司仲敖提供圖片》

       該圖是有年暑假,學校來了一批藝文界的畫家、作家,感於李有權校長以校為家。他們非常敬佩校長的辦學精神,推梁中銘先生畫了幅雙猴圖,彭歌先生落款,其內容為「明末大儒楊椒山(即楊繼盛)先生有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一聯為此傳誦。李有權校長主持大元國民學校,以笑眼看兒童,鐵肩任教育自勵,敬佩之餘,推中銘老兄寫此以誌敬,厚安彭歌」,送給李有權校長以表敬佩,畫作上有彭歌、墨人、林海音、聶華苓、何凡、蘇雪林、郭衣洞(即柏楊)等二十五位藝文界的畫、作家親筆簽名,至今此畫已逾五十載,其中多人已作古,看著雙猴圖的紙色已泛黃,但親筆簽名的墨色依然清晰,透過此畫,校長辦學治事的精神,永為大家的榜樣。

“埤ㄚ”這名稱無法讓人知道位置地點,於是後來又冠上地名,稱之為“晴峰埤ㄚ”。

在林木溪先生擔任大元山工作站主任時,為公文及工作需要,當時員工也覺得“埤ㄚ”名稱欠雅,而且該湖泊不應該只是小池塘而已,又改名稱為“晴峰湖”。大元國小校歌即是明證。

林清池先生擔任大元山工作最後站一任主任時,又改名稱為“翠峰湖”,該名稱一直沿用至今。

筆者說明:

說明一、受天宮:受天宮建在台灣省南投縣名間鄉松山村松山街118號,位在八卦山脈 南端海拔約500公尺與彰化縣二水鄉交界處,奉祀北極玄天上帝為主神並遵北極玄天上帝聖示命名為受天宮,奉祀大上帝、二上帝、三 上帝寶像。大元山工作站許多員工來自南投縣赤水村以及彰化縣田中鎮,這兩地位在受天宮附近,北極玄天上帝成為主要信仰神祇,大元山工作站裁撤後,許多員工及大元國小校友回鄉,赤水村及田中鎮是僅次於羅東的員工及大元國小校友聚集地。  

補充說明)

翠峰湖的青蛙據瞭解已幾近絕跡,當年大元山林場員工的窮苦狀況令人無法想像,平日省吃儉用只有過年過節才能吃到由合作社從羅東代買的鮮肉(以前有屠宰稅,即使員工自己飼養也無法宰殺販賣,如私宰豬隻會重罰,鮮肉唯一取得管道是合作社代買,而且只有過年過節才會幫林場員工代買。,在山上天氣寒冷又非常疲累,需要耗費大量體力 熱量,所以翠峰湖的青蛙變成補充肉類蛋白質的來源,但林場員工及孩童都知道只能捕捉成蛙,蛻變過程的幼蛙及蝌蚪絕不傷害,所以青蛙數量沒有減少。翠峰湖的青蛙一直多得不得了,每到產卵季節,湖畔的青草上都為之變色,到處都沾粘纏繞著成團成簇的白色蛙卵,就像有人刻意遍地散佈的棉花團。 

若以現在生態保育的角度去省思,那樣大量的捕捉,會不會導致翠峰湖的青蛙絕跡,不免引起大家擔心。造成翠峰湖的青蛙幾近絕跡的因素,有幾點提供參考:

1、生態環境改變,以前是林木參天,綠蔭敝日,森林砍伐殆盡,生態系統全然不一樣。

2、蘭陽林區管理處錯誤的決策及善心人士的不智之舉,竟然有人野放牛蛙及吳郭魚、鯉魚、草魚,蛙卵及蝌蚪被捕食殆盡。民國四、五十年代以前的翠峰湖除蛇類及候鳥有捕食青蛙外,幾乎沒有其它天敵,甚至於湖內沒有任何魚類的蹤跡,所以繁殖環境非常理想,若以數量估計最起碼也有百萬之譜。當地的留鳥以畫眉類、鶯類為主或有少許幾隻以捕鳥、獸為食的鷹類,但這些都不是青蛙的掠食者。

3、天氣每年暖化,湖畔青草日漸枯萎,草地面積逐年萎縮,青蛙沒有遮藏潤濕身軀的地方。

 

霧中的少女 台灣最大的高山湖泊「翠峰湖」

台灣的高山湖泊可分為二大類:一是終年碧水豐盈,水質清澈,或深不可測,例如台東、屏東二縣交界處的地羅瑪琳池、巴油池、中央山脈能高山附近的白石池、卓社大山的七彩湖。另一為雨季時碧波餘漾,枯水期時處處可見水苔和沼澤池,以翠峰湖和松蘿湖最有名。而台灣最高的高山湖泊是雪山的翠池,其最大的高山湖泊則是翠峰湖。

為全省最大的高山湖泊的翠峰湖,位於太平山和大元山之間,海拔約有1840公尺,有別於一般湖泊的生態體系,其湖水主要是由山區雨水所匯集而成,冬季滿水期(九月至十一月)時,面積可達25公頃,湖深近7公尺,在枯水期(一月至四月),湖面則會一分為二,呈葫蘆狀。由於湖的東側有頁岩滲水層,故湖水不容易蓄滿,在枯水期水位降低,差4公尺左右,湖面會露出大片水草地。

翠峰湖的湖形特殊,呈葫蘆狀,枯水期時湖岸四周綠草披地。沿著湖的四周群峰環峙,雲霧縹渺,山嵐迷濛,如夢如幻,景致千變萬化,宛若是置身在薄霧之中的娉婷少女,神秘的讓人想一窺它美麗多變的面貌,天氣清朗時,湖面清澈如鏡,山影樹姿倒映在水面,掩映成趣,稱之為「翠湖倒影」,走在山林之間林木參天羅列著,處處充滿了古典的氣息,彷如走入了人間仙境。此外,林務局更將崎嶇不平的山路整頓成為平元自然步道,以提供遊客健行踏青的同時更能欣賞到翠峰湖四季的美景。

目前的翠峰湖以森林生態保育區為主,依四周山嶺脊線劃設,以保護台灣面積最大之高山湖泊水體,也由於此地浮游生物豐富,便成為水鴨、鴛鴦、蛙類等野生動物棲息避冬的一處聖地。加上東側扁柏檜木天然次生林,山林豐富的自然生態資源,儼然以成為天然林生態演替觀察處。

翠峰湖周圍1,850公尺以下為草山地,主要分佈植物為燈心草;鴛鴦為翠峰湖最珍貴的鳥類,湖的北邊水鴨活動頻繁。東側為紅檜、扁柏原始林,晴日的山林倒影,鴨啼鳥鳴不絕於耳,加上雲霧飄渺的夢幻景緻,彷如人間仙境,構成相當大的吸引力。

翠峰林道全長十六點五公里,部份路寬為五公尺單車道路面,僅限車長四點七公尺以內九人座小客車以下車輛行駛。管制站柵欄開放時段:清晨四時至下午十六時,僅供放行出來車輛。進入前需至太平山派出所辦理乙種入山證。

湖區內的動物哺乳類有台灣獼猴、大赤鼯、羌、野豬、白面鼯鼠、華南鼬鼠、水鹿、台灣野山羊、帶紋松鼠、荷氏松鼠等,昔日亦有黑熊綜跡,其中以台灣獼猴較普遍。此外還有豐富的鳥種活躍於林間,主要種類有褐色叢樹鶯、台灣小鶯、棕面鶯、藪鳥、冠羽畫眉、山紅頭、白耳畫眉、金翼白眉、小翼鶇、烏鴉、鴛鴦及筒鳥。如今湖區己規劃為鴛鴦水鳥保護區,更是鴛鴦所分佈的最南限,因此在生態保育上更具重要地位與意義。